-

第232章

血債便要血來償!

一聽到這話,千鶴二夫的臉色就變了,他眼中出現了憤怒的情緒,發自本能朝著葉淩天怒吼道:“你真是好大的口氣!”

不過剛說完這句話,千鶴二夫不由得想起了小君。

他在思考,這個骨灰盒裡麵,裝的究竟是不是小君的骨灰。

雖說設計陷阱抓捕小君,千鶴二夫的確在場,但是後麵折磨小君的過程,他卻並不知情,也不知小君被小鬍子東瀛武士砍掉了頭顱。

如果眼前這個人,真是為那個大夏戰士報仇來的,那麼就說明他的武道境界,絕對在宗師三重天以上。

原因非常簡單,小君的實力,就是宗師三重天。

如果葉淩天的實力不如小君,千鶴二夫認為他絕對不敢出現在龍潭山。

現在的龍潭山,跟幾日之前更不一樣了,有了其他東瀛據點的高手彙聚過來,整個龍潭山可以說是實力大增。

而且千鶴二夫覺得,柳生大人必定還在龍潭山,隻要有他出手,任何敵人都不在話下。m.bg。

隻是他搞不清楚,為何過了這麼久,死了這麼多東瀛武士之後,柳生大人還冇有出手的意思,這並非他的行事風格。

“既然你不肯報出姓名,那麼我且問你,其他九個東瀛武士的據點,是否毀在你手中?”

千鶴二夫死死盯著葉淩天,好像生怕他撒謊一樣。

葉淩天冷笑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狂妄,在千鶴大人麵前,你最好給我放尊重一點!”

千鶴二夫身邊一個暗勁巔峰的東瀛武士,受不了葉淩天的態度,拔出太刀之後,直接朝著葉淩天衝過來。

“二刀流,狂暴二刀斬!”

這個東瀛武士用了二刀流非常傳統的招式,手中兩把刀交錯在身前,絞殺向葉淩天。

葉淩天看到這一幕,嘴角浮現一抹不屑的笑意。

他記得有一個據點的鎮守者,就是使用同樣的招式,卻被自己一刀劈死。

二刀流,不如陰流那麼華麗,但是實戰性卻更強,與人對敵之時,少了花哨之處,但是爆發出來的威力,卻可以加倍。

很多旁觀的東瀛武士,看到這一幕,忍不住讚歎道:

“武太的實力又提升了,真是氣人,短短兩個月不到的時間,他已經是暗勁巔峰的強者,再給他一個月,他豈不是要晉升到宗師?”

“不愧是天賦出眾的武者,比起我們,武太要強大太多了,要是我站在武太麵前,絕對會被他輕易殺死!”

“武太是千鶴大人身邊,最得力的下屬,據說早年間不過是個小乞兒,最後被千鶴大人的父親抱回去,長到十歲,才展現武道天賦!”

“武太現在纔多大,還不到三十吧,真是驚人啊!”

......

很快,這些東瀛武士的驚歎聲就被卡在了喉嚨裡麵,因為他們看到葉淩天,隨意揮動手中的太刀。

僅僅一刀,就將武太給劈飛了。

一道狂暴的劍氣,將武太手中的雙刀,都給斬斷了,並且還在他身前留下一道長長的傷口,鮮血淋漓。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