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22章

跟東瀛武士講道理,讓他們害怕恐懼,葉淩天冇有這樣的興趣。

但是摧毀這些東瀛武士的希望,葉淩天卻很願意,他要讓這些東瀛武士,也嘗一嘗絕望究竟是什麼滋味。

小君被那個東瀛小鬍子肆意羞辱,並且讓他說出汙衊大夏的話語,小君當時冇有答應,不知他內心是否絕望。

這些葉淩天都無從得知了,他能夠做的,就是讓小君親眼看到,這些東瀛武士,究竟是如何給他陪葬。

哪怕殺了這麼多東瀛武士,葉淩天一直都是單手持刀,他手中的太刀,還是從井上澈平那一把。

的確是一把寶刀,砍頭就像是切西瓜一樣簡單。

哪怕葉淩天不動用內勁,隻是憑藉自身的氣力,隨意斬出一刀,也能將東瀛武士攔腰給斬成兩截。

東瀛在很多方麵狂妄自大,但是在鑄劍一途,還是有些小成就的,隻不過跟大夏相比,又不算什麼了,他們冇有高階的名劍!

葉淩天手中的大夏龍雀,或者是帝道之劍赤霄,或者是從東方王族得到的魚腸劍,全都可以碾壓他手中的太刀。

而葉淩天之所以使用屬於東瀛的太刀,就是為了給這些東瀛武士,造成一種潛在的心理壓力。..

太刀,是東瀛武士道的象征之一!

葉淩天用太刀殺人,從另一個方麵講,也是在狠狠扇打東瀛武士的耳光。

葉淩天左手抱著小君的骨灰盒,眼神不悲不喜,好像圍住他的東瀛武士,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這個人是魔鬼,不管我們如何攻擊,都無法傷害到他,哪怕我們東瀛的劍聖,都冇有他這麼厲害!”

“村野,你要不要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我們要對自己又信心,哪怕死,我們也是為東瀛效忠,應該感到驕傲!”

“井平說得不錯,作為東瀛武士,我們身上有職責,而我們最應該做的,就是捍衛武士道精神,將犧牲當做上天饋贈的禮物。”

......

這些東瀛武士的談話,自然而然落在了葉淩天耳中,讓他的嘴角,浮現一抹毫不掩飾的輕蔑笑意。

嗬嗬,東瀛武士道,不過是小道而已!

甚至在葉淩天眼中,東瀛武士道,連小道都算不上,畢竟太弱了,弱到他還冇有遇到一個像樣的對手,根本不值一提!

普通的大夏武者,遇到這些東瀛武士,可能有一定的麻煩,因為這些東瀛武士足夠心狠手辣,下手果決,手中太刀又極為鋒銳。

同等境界的情況下,兩人對戰,裝備好以及殺意足的一方,取勝的概率自然也就越大。

隻可惜眼前這些東瀛武士,遇到的對手,是西南至尊葉淩天!

哪怕葉淩天不還手,站在原地任由他們攻擊,過上一百年,他們也無法傷到葉淩天分毫。

兩者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甚至比螻蟻跟神龍的差距還要大!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