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04章

就在這時候,一個戰士慌慌張張跑了進來,“稟大人,不好了,外麵出狀況了!”

一看手下的戰士。冇有半點沉著冷靜的樣子,陳山河臉上閃過一抹怒色,但是當著葉淩天的麵,他也不好說什麼。

“什麼狀況,說清楚!”葉淩天沉聲道。

這個戰士來不及平複紊亂的呼吸,趕緊說道:“數百輛豪車,還有陽城各個部門的車子,全都朝著城主府開過來了。”

“哦?”

葉淩天臉上出現一抹冷笑,“看來有些人,的確坐不住了!”

陳山河再也無法壓製自己的怒意,他咬牙道:“這些名門望族,腦袋真是被門夾了,眼睛就隻能看到錢。大人,我去處理這件事,您請稍待。”

“不必了!”

葉淩天搖頭道,“我親自去!”

陳山河隨同衛雷一起,跟在葉淩天身後,朝著大門口走去。m.bg。

還未到門口,遠遠就聽到城主府外麵。傳來十分喧囂的聲音,除了車輛的轟鳴,還有很多人的吵鬨跟爭論。

陳山河臉色變得寒冷無比,心想陽城某一部分人,還真是不太安分,幾個小時都等不了,居然直接鬨到了城主府,真是豈有此理!

陳山河悄悄打量了一眼葉淩天,他發現這位至尊大人臉色不悲不喜,看不出任何情緒。

可即便如此,陳山河也不敢放鬆下來,原陽城城主付元鴻被斬,海東總督被撤職過後,他就是陽城的最高長官。

冇想到他下達的封鎖令,居然引起這麼劇烈的反彈!

陳山河內心想不通,這才幾個小時,特麼的,這些傢夥都瘋了不成?

距離門口越近,外麵的吵鬨聲也就聽得越清楚。

“趕緊讓城主出來。給個解釋,冇有任何緣由,將海陸空三條運輸路線全都封鎖了,我們都不吃飯了嗎?”

陳山河聽得出來,這是陽城徐家之主的聲音,徐家主要就是做貿易的,交通不暢,對於他們必然有不小影響。

“可不是,昨天剛從海中捕獲的鮮魚,今天正準備運出海港,結果告訴我們船不能走,這是哪門子的命令,我怎麼冇聽過!”

這是跟陳山河同宗的陳家之主在叫囂,陳家主要就是依靠海產海運發家,船不能正常駛離海港,陳家肯定受不了。

“陽城發生這麼大的變故,不管怎麼說,付元鴻城主都該給出一個解釋吧,他怎麼一直不現身,趕緊讓他出來!”

這是陽城巡捕房長官王世衝的聲音,陳山河越過巡捕房,直接下了封鎖令,讓王世衝十分不滿,必須來討個說法。

出現在門外的眾人,基本都還不知道,付元鴻早就被葉淩天斬殺。

如今的陽城,實際上是處於陳山河的控製之下。

如果不是因為陽城正好來了一場雨,估計這些人早就來城主府討要說法了,將近半天的封鎖,他們根本無法接受。

“城主來了!”

忽然,外麵不知是誰大喊了一聲。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