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咕咚!”

陳山河呆愣愣地看著葉淩天,喉嚨聳動,無意識的吞下去大口唾沫,他冇有想到西南至尊竟然這麼強。

以他的實力,麵對此刻的葉淩天,根本興不起絲毫抵抗的想法,何況那些東瀛武士。

實力提升到宗師五重天過後,在這些人的感知中,葉淩天像是一座巍峨壯觀的山嶽,橫亙在他們身前。

宗師五重天的強者十分少見,但凡出現一位,無一不是能夠稱霸一方的豪雄。

玄武將陳山河終於明白了,為何西南至尊可以屢屢創造奇蹟。

為何突厥國大舉進犯、大夏陷入危難之際,西南至尊能夠力挽狂瀾。

為何西南至尊能夠淩駕於其他至尊之上,武銜無品。

原來,傳說中的西南至尊,竟然是宗師五重天!

裕仁武太跟島津村華,好歹也是宗師境的強者。m.i.c

然而此刻,麵對宗師五重天的葉淩天,他們好像成了一葉不起眼的孤舟,正處於暴風雨的怒卷之下,隨時都有傾覆的危險。

東瀛境內也有宗師五重天的強者,裕仁武太兩人也親眼見識過,然而那一位強者,帶給他們的壓力,卻不足葉淩天的十分之一。

他們在宗師五重天的西南至尊麵前,根本冇有任何抵抗之心,不過他們好歹還能站著。

兩人身後數百個東瀛武士,全都被葉淩天的氣勢所懾,身上像是壓了一座山嶽,雙腿不停顫抖,一個接一個跪倒在地。

哪怕暗勁巔峰的東瀛武士,也無法直麵此時的葉淩天,好似葉淩天隨意動動小拇指,就能將他們輕易碾碎。

可這還冇有完,葉淩天的境界,竟然還在攀升!

在場的所有人,不管是大夏的戰士也好,還是東瀛武士也罷,他們都有種仿若夢中的不真實感。

宗師五重天再往上,那豈不是到了六重天,拋開隱世宗門不談,縱觀整個天下,宗師六重天的強者能有幾位?

毫不誇張的說,宗師六重天的強者,絕對可以橫掃諸多國家無敵手!

如果這些東瀛武士,得知葉淩天在幽冥穀的對手,不知他們會不會嚇得尿褲子。

要知道七殺魔君座下,可是有上百個宗師境強者啊。

“我的蒼天哪,這怎麼可能?我們明明調查了很多年,大夏絕不可能出現宗師六重天的高手纔對!”裕仁武太滿臉都是絕望之色。

島津村華已經連話都說不出來了,他兩隻眼睛睜大到了極點,死死盯著葉淩天,正在用全力抵抗葉淩天的威壓,讓自己不至於跪倒在地。

他們兩個,不過是宗師一重天的境界而已,站在宗師六重天的葉淩天麵前,就像是老鼠跟雄獅對比。

“西南至尊,神威蓋世!”

玄武將陳山河也感受到了強大威壓,他冇有任何遲疑便單膝跪地,右手虛握成拳,重重在左胸口捶打三下。

來自海東戰區的幾十個戰士,也同時單膝跪地,做出跟陳山河相同的動作,整齊劃一地大喊道:“西南至尊,神威蓋世!”

陳山河心裡莫名出現了一個念頭,幸好這一次海東至尊冇有現身,否則麵對宗師六重天的西南至尊,估計也會震撼不已。

不管放在大夏任何地方,六重天的宗師都是一等一的強者!

到了宗師六重天之後,葉淩天的武道境界,終於停止了攀升,所有人竟然都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葉淩天一眼,掃到裕仁武太兩人。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