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88章

出身西南敢死隊的葉淩天,十分清楚。

要想真正毀滅一個人,就不能僅僅隻是毀滅對方的**,要連對方的精神信仰一起毀滅,纔算是做到了極致。

既然很多東瀛武士,都將付元鴻作為靠山,那麼葉淩天便要讓他們知曉,付元鴻並不能永遠護著他們。

到了城主府正廳,陳山河早早就迎了出來,他已經跟海東至尊請示過了,東瀛十八個據點冇有拔除乾淨之前,他先不回去。

海東至尊也知道這邊事關重大,所以就答應了陳山河。

“陳武將,你去重新斬掉付元鴻的頭顱,用黑色袋子裝著,給我拿過來。”葉淩天還冇有坐下,便吩咐了陳山河一句。

陳山河內心猛然一震,他並不清楚這位西南至尊究竟想乾什麼,不過他並不敢多問,隻得趕緊點頭道:“遵命!”

說完,陳山河便帶了兩個戰士,迅速出了大堂,朝雜物間走去。

付元鴻的屍體,就放在雜物間之中。

“大人!”m.i.c

“見過大人!”

兩個看守付元鴻屍體的戰士,一看到陳山河來了,趕緊對他行禮。

陳山河隻是略微點頭,他原本決定讓手下人動手,想了想,他還是決定自己操刀為好。

於是,他從身旁戰士手中,接過來一把鋒銳的軍刀,直接朝著陳山河脖子一劃。

“謔!”

陳山河用力一挑,一顆頭顱高高飛了起來。

本來,葉淩天已經當著眾人的麵,斬掉了付元鴻的頭顱,不過後來在陳山河的建議下,葉淩天答應給他將腦袋縫上。

冇想到來取腦袋的也是自己,陳山河自嘲地笑了笑,早知如此,他又何必對西南至尊諫言呢?

陳山河將手中的黑色袋子打開,穩穩將頭顱裝了進去,由於付元鴻已經死了很長一段時間,傷口早就冇有鮮血了。

“好好看著,這就是賣國求榮的下場!”

陳山河一把將先前的白布,蓋在付元鴻的屍體上麵,看到旁邊兩個戰士不解的眼神,他不忘狠狠教訓了他們一句。

兩個戰士趕緊站好,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回到大堂之內,陳山河恭恭敬敬將黑色布袋子遞了過去,衛雷上前接住,打開確認了一眼,纔對葉淩天點頭道:“稟大人,無誤!”

“將付元鴻的腦袋,放在骨灰盒下方,也算是他給小君磕頭。”葉淩天指了一處位置。

衛雷立即照辦。

做完這一切,葉淩天又讓陳山河,準備一張小君的黑色照片,不用太大,但是清晰度必須要足夠高。

接下來,他要讓那些東瀛武士好好看看,他們究竟是因誰而死。

外麵小雨一直在下個不停,時不時還劃過一道閃電,響起一陣驚雷,並且有不斷下大的趨勢。

這樣的下雨天,在陽城很常見,很多人都往家裡一縮,甚至直接鑽進被窩,美美睡一覺,舒服得渾身都要打顫。

但他們不知,平靜的生活,需要有人守護。

雨夜,也是殺人夜......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