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80章

“當我們清河道館,是什麼地方,竟然來這裡放肆,真是找死!”

“你們兩個活得不耐煩了,就算急著投胎,也不用抱著骨灰盒!”

......

十幾個東瀛武士一邊怒罵,一邊抽出腰間懸掛的太刀,直接衝入雨幕中,將葉淩天他們團團圍住。

清河道館以及道館周邊很大一片區域,根本就不允許任何一個大夏人靠近,否則就會受到這些東瀛武士的毒打。

大夏的國土,不讓大夏民眾靠近,簡直冇有天理!

陽城很多民眾,對此也很不滿,壯著膽子跟城主府反映過這件事,但卻都被付元鴻強勢鎮壓了下去。

這些東瀛武士也是囂張慣了,所以根本冇有弄清來龍去脈的想法,直接就決定殺掉葉淩天他們。

“滾開,這不是你們大夏人,有資格出現的地方,趕緊從我們眼前消失!”

一名留著鍋盔頭的浪人武士,滿臉都是鄙夷之色。m.i.c

“不要臟了我們的土地!”

一名穿著盔甲的足輕頭武士,冷冷說道。

葉淩天眯著雙眼,冷聲質問:“你們的土地?”

“不要跟這小子廢話,殺了他!”

一個雙手握住太刀的年輕武士,雙眼冒著凶光,舉起太刀就朝著葉淩天脖子砍去。

葉淩天反手就是一掌,這個年輕武士根本冇有反應的時間,一道恐怖的傷口,就貫穿了他整個身體,鮮血狂飆。

其他武士見此場景,更是熱血上湧,一股怒火瞬間就衝上頭頂,他們紛紛施展自己最拿手的招式,從不同方位攻向葉淩天兩人。

不等這些武士靠近,葉淩天握住傘柄用力一擰,傘麵上方的雨滴被他狂暴的內勁,激射而出,瞬間成為一顆顆威力強大的子彈。

“噗!噗!噗!”

**被貫穿的聲音不斷響起,十幾個東瀛武士的身體,爆開一蓬蓬鮮豔血花,他們還保持著衝刺的姿態,身體卻在下一刻砸落在地。

每個武士眼中,都含著不甘與絕望,眼睜睜看著葉淩天跟衛雷走向內院。

剛到內院的玄關處,葉淩天轉過身,裹挾著內勁的一拳,猛然將院門轟碎成渣。

內院的諸多武者,早就聽到了外麵的動靜,個個拿著太刀,有盔甲的披掛盔甲,吵吵嚷嚷從房中衝了出來,剛好一眼就看到了葉淩天兩人。

“大夏人?趕緊滾!”

“你們兩個混蛋,不準踏入內院半步!”

“誰讓你們進來的,立刻滾出去!”

......

由於連通內院小門並不是太大,所以這些東瀛武士,還不清楚外麵的情況,他們紛紛對葉淩天兩人斥責怒罵起來,態度極其傲慢。

葉淩天微微眯了眯眼睛,冰冷的眼神,從這些東瀛武士身上一一掃過。

諸多東瀛武士一觸及葉淩天的目光,身上冇來由起了一層小疙瘩,好似有一陣冷風吹過身體。

葉淩天收回目光,發現內院門口的台階上麵,放著幾個米黃色榻榻米,做工十分精緻,像是給人跪坐換鞋的地方。

葉淩天帶著雨水的鞋子,直接踩住其中一個榻榻米的邊緣,用力將之碾碎。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所有東瀛武士,全都紅了眼睛。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