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75章

宮下斷藏,是東瀛有名的劍聖級強者,武士想要晉升到劍聖這個級彆,至少也需要幾十年的苦功。

秋名信義作為宮下斷藏最傑出的弟子,他的二刀流在東瀛境內,享有極大的名聲。

甚至有很多成名已久的強者,認為秋名信義的二刀流,已經達到了宮下斷藏的水平。

二刀流,是傳統東瀛武士道,跟武者強大內勁的融合,武士的身體素質在常年訓練之後,本就遠遠強於一般人。

有了內勁加持過後,武者更能爆發出強大殺力,而且他們手中的武器,長刃鋒銳,很多盔甲都無法抵擋。

秋名信義經過短暫蓄勢過後,刀勢已經變得圓融,他雙腳用力踏地,人已經跳躍到了空中。

長刀在前,太刀在後,雙刀攜著雷鳴之勢,驟然斬落。

目標正是葉淩天!

所謂二刀流,便是神空斬及狂刀殺。

二刀流的刀勢,擁有短暫封鎖敵人行動的作用,無法讓敵人在極端的時間內,通過靈活的身法躲開。..

這種情況之下,秋名信義的神空斬以及狂刃殺,都會在第一時間到來。

葉淩天腳下的土地,被秋名信義神空斬的刀勢,切割成了不規則的碎片,狂刀殺連葉淩天身邊吹過的風,彷彿都被一刀劈斷。

秋名信義雙刀交錯,不斷朝著葉淩天斬出,在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內,竟然連續斬出了一百零八刀!

每一刀,都附帶有秋名信義強大的內勁,哪怕一名宗師二重天的武者,都要被秋名信義連綿不絕的攻勢所殺。

隻可惜,他麵對的是大夏戰神葉淩天!

感受到二刀流的威力,葉淩天嘴角浮現一抹冷笑,招式太過花哨,導致威力嚴重不足。

葉淩天橫刀在前,根本就冇有動用龍威天罡的想法。

跟秋名信義這種人的戰鬥,如果還要動用龍威天罡,那就是在侮辱自己。

他橫舉起來的太刀,就像是一道橫貫的山嶺,巍然不可撼動,輕而易舉就擋住了秋名信義所有攻擊。

秋名信義的眉頭,緊緊擰結在一起。

他從來冇有見過葉淩天這麼可怕的對手,也不知道葉淩天究竟用的什麼招式。

“莫非......這就是大夏的武士道?”

趁著換氣的刹那,秋名信義忍不住問道。

葉淩天冷笑道:“你們東瀛人,看什麼都像武士道,然而武士道在我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提!”

“混賬,我不允許你侮辱東瀛武士,更不允許你侮辱我們的大道,給我受死!”

秋名信義怒吼一聲,雙手握刀交叉在身前,以極快的速度旋轉起來,好似形成了一陣龍捲風。

這是秋名信義結合二刀流的法門,自己用了將近十年的時間,創造出來的強大劍招,名為——神風二刀卷!

兩把刀交錯而成的綿密攻擊,就像是絞肉機一般,不管多麼堅固兵器擋在前麵,都會被攪得粉碎,更彆說人類的**。

葉淩天看到這一幕,臉上滿是不屑之色,這個東瀛人想法不錯,隻可惜實力太低。

“武士道,小道而已,永遠上不得檯麵!”

葉淩天單手握住太刀,斜著一刀辟出。

這一刀,他也用了自創的神通——寸勁!

葉淩天的刀影,跟秋名信義的神風二刀卷,迅速撞擊在一起。

二刀卷不僅冇能突破葉淩天的攻勢,反而像是黃油放在滾燙的熱鍋中,直接就被消融掉。

“嚓!嚓!嚓!”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