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72章

“八嘎,去死!”

那一個眼神陰翳的武士,雙手握住太刀,迅猛朝著衛雷的脖頸斬落。

東瀛太刀極其鋒銳,這一刀要是劈中,輕易便能讓對手人頭落地。

衛雷冷笑一聲,雙腿驟然發力,迅速往前跨出一步,左肘如閃電一般,恰好撞中迎麵而來的武士心口。

這個武士手中的太刀,根本來不及落下,眾人就聽到一陣骨頭碎裂的響聲。

接著那個武士就橫飛出去,砸碎了一段柵欄,再也冇有爬起來。

“上,全都一起上,殺了他們!”

那個年老武者雙眼暴射凶芒,怒喝一聲,率先揮動手中太刀,朝著衛雷斬去,速度極快。

衛雷的一身武道,完全是在凶險萬分的戰場上磨礪出來的,這些武士根本就無法抵抗。

衛雷右手一拳,打在那個年老武者腹部,後者驟然噴出大口鮮血,衛雷順勢奪過他手中的太刀,三兩下就將剩餘幾個武士,全都劈翻在地。m.bg。

一地鮮血,屍體七歪八倒。

不知何時,烏雲已經佈滿了整片天空,而且變得越來越厚重,估計用不了多久,便要開始下雨。

這個院子前方同樣種滿了櫻花,不知風從何處來,花朵飄零,滿地落紅,漸漸跟血水混合在一起。

前往秋名山東瀛據點之前,葉淩天就對衛雷說過:今日血洗十八個據點,讓東瀛武士血流成河!

這纔剛剛開始而已。

秋名信義正在給部下傳授劍術,講完一小段之後,他用手中的竹刀,做了個一個淩空劈砍的示範動作。

剛放下竹刀,秋名信義的鼻翼就抽了抽,他聞到了鮮血的氣息,而且很濃烈。

秋名信義邁著小步子,快速來到木窗旁邊,正好看到葉淩天兩人出現在院子中。

“愚蠢的人哪裡知道,用鮮血澆灌的櫻花,纔是最美的!”

秋名信義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隨後命家臣將他的武士服還有劍,全都拿了過來。

秋名信義共有三把刀:長刀,中等長度的太刀,以及用來近身攻擊或者切腹的匕首。

家臣通過視窗,也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他們沉默而又安靜的起身,將一道白色的布條係在頭上,跟在秋名信義走了出去。

淅淅瀝瀝的小雨,終於落了下來,灰白色的房屋,給人一種蒼涼之感,其中還夾雜著死亡的氣息。

哪怕豔麗的櫻花,也無法中和這種蒼涼,沉沉的死意更無法被沖淡。

“圍起來!”

秋名信義手一揮,他身邊上百個家臣迅速散開,將葉淩天和衛雷圍在中央,各個麵露冷厲之色,就像在看兩具屍體。

“閣下不請自來,殺我家臣,唯有一死,才能讓我幾個家臣得到安息!”

秋名信義死死盯著葉淩天,神色冷漠到了極點。

秋天信義作為宗師境劍客,他自然看得出來,葉淩天的實力遠遠強於衛雷。

“這句話,應該我對你說纔對,秋名信義,受死吧!”

葉淩天的聲音淩厲,彷彿在審判犯人。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