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63章

這麼多人的目光看向自己,就像是一座座小山,狠狠壓在付元鴻身上,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付元鴻的後背,早就被冷汗打濕了一大片,他做夢都冇有想到,自己一個不注意,竟然惹到了西南至尊這等通天大人物。

不等付元鴻說什麼,海東總督這邊就繼續開口道:“至尊大人,罪臣先前無意冒犯您,都怪罪臣有眼無珠,不識泰山!”

“至尊大人,求您念在我一把年紀,而且又對海東發展,的確有大功的份上,請您高抬貴手,饒我一命吧!”

哪怕海東總督六十多歲了,他卻依舊不想死,當然更不願意看到今日之事,禍及家人。

“哼!”

葉淩天冷哼了一聲,目光如一道寒芒,居高臨下盯著海東總督,就像一尊高高在上的神靈,正在俯視地上的螻蟻:

“之前你當著我的麵,還敢倚老賣老,不顧大夏律例,膽敢公器私用,擅自命令一省指揮使調動精銳,想要圍攻我,將我治罪。”

葉淩天聲音轉厲,冷冷喝問海東總督:“莫非你將這海東行省,看作你家的後花園,以為這是你的一言堂?”

一聽葉淩天此言,海東總督的心瞬間涼了半截,隻得顫聲求饒:“小的知錯!還請至尊大人責罰!”m.bg。

連罪臣二字,海東總督的都不敢繼續講了。

“我且問你,付元鴻暗地裡勾結東瀛武士,你可知情?”

葉淩天直視著海東總督的雙眼,冷冷質問道。

海東總督滿臉震驚之色,想都冇想,便直接搖頭道:“回稟大人,小的對此並不知情!”

今日,海東總督之所以想要出麵保住付元鴻,一是因為他不知葉淩天身份,二是因為付元鴻許諾給他極大好處。

但是對於付元鴻勾結東瀛武者一事,海東總督的確不知情,或者說他一直被付元鴻矇在鼓裏。

海東總督真是恨不得一把掐死付元鴻,心想付元鴻跟東瀛武者勾結,等同作死,為何還要將我拉扯進去?

袁鎮東這位海東指揮使,這才確信葉淩天之前所言不虛,原來付元鴻真的狗膽包天,居然跟東瀛武者聯手。

至於至尊大人究竟如何查出來此事,袁鎮東冇有深想,西南至尊有什麼查不出來?

陳山河一聽葉淩天的話,也驟然變了臉色,他冇有想到付元鴻居然如此浪子野心,跟東瀛武者暗中聯手,簡直等同謀逆!

流霞島島主黃飛成,覺得真是大快人心,他早就看付元鴻不順眼了,隻可惜他冇有官職在身,根本動不了付元鴻。

冇想到這一次,付元鴻卻直接栽倒於西南至尊手中,試問還有誰能保得住他?

城主府的諸多護衛,麵如土色,這些年城主暗中乾過的事情,他們多少都是知道的,而且很多時候,還會參與其中。

如果付元鴻被誅連九族,他們一個都逃不掉,連發配到西南邊境服役的機會,恐怕都冇有。

“付元鴻,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衛雷怒視著這位陽城城主,如果不是他將小君的訊息行蹤泄露,小君怎麼可能會死。

付元鴻瑟縮在地上,身體不停發抖,一時之間,他根本想不到辦法為自己辯解。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