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62章

陳山河生怕高遠繼續激怒這位西南至尊大人,他連忙開口警告:“高遠,你要是再多話一句,西南不用去了,我當場將你擊殺!”

高遠心中泛起一陣苦意,雖然他實力並不弱,但是跟玄武將動手,他連動這樣的心思都萬萬不敢。

“我認罪,願領責罰。”

高遠最終也隻能低頭,他剛纔的發聲,不僅冇有給自己帶來絲毫改變,反而增加了十年服役期。

處理完四大宗師,葉淩天隱怒的目光,又看向海東總督。

察覺到西南至尊目光冷漠,而且還帶有怒色,海東總督渾身巨震,他就知道,至尊大人絕對饒不了自己。

海東總督內心後悔到了極點,要是之前直接聽從至尊大人的話,主動辭官歸老該有多好啊,隻可惜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海東總督並冇有向死之心,終究還是忍不住開口,主動跟葉淩天求情:

“至尊大人,我可是海東行省的總督啊,為大夏皇朝鞠躬儘瘁數十年,算是海東行省元老級的人物,冇有功勞也有幾分苦勞吧,請至尊大人開恩。”

為了活命,高高在上的海東總督,也隻能像個普通人一樣,放棄所有尊嚴,乞求葉淩天饒恕他。..

葉淩天隻是冷冷看著海東總督,並不說話。

越是如此,海東總督內心就越是不安,額頭淌出豆大的汗水,他都不敢擦一下,海東總督咬咬牙,徹底不要老臉,繼續求饒:

“二十年前,半個海東遭遇天災海嘯,我連夜坐鎮總督府,調動各方人馬,火速救治災民,這纔將傷亡減到了最少。”

“十五年前,海東行省邊境爆發動亂,我迅速組織起抵抗力量,這纔沒有讓動亂進一步擴大,讓海東行省依舊能夠迅猛發展。”

“十年前,我製定的一些策略初見成效,海東行省居民的生活水平,得到極大提高,至尊大人,我對海東行省的民眾有功啊!”

......

但凡海東總督能夠想到的大小事情,全都成了他的救命稻草,一股腦全對葉淩天講了出來。

此時的海東總督,雖然身份依舊崇高,權力巨大,但是在葉淩天麵前,他卻什麼都不算。

剛纔衛雷怒斥他之後,海東總督自己也說了,願意歸老。

但是看葉淩天的樣子,並不想那麼輕易放過他,所以海東總督才跪在葉淩天身前,苦苦為自己求饒。

哪怕海東總督依舊是總督的身份,歸老檄文冇有宣告海東行省,他就不算一介平民。

可是他手中的權力,以及他自身那些尊嚴,在葉淩天麵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你說了這麼多,我隻問你一句,你做的這些事情,是不是一省總督的職責所在?這些事情,根本就無法成為你的保命符!”

葉淩天的聲音冷漠到了極點,讓海東總督遍體生寒。

海東總督徹底絕望了,險些癱倒在地。

一滴汗水順著眼角,流入他眼中,有種火辣辣的刺痛感,他下意識抬手一擦,驟然看到了付元鴻。

海東總督升起一線希望,他趕緊膝行兩步到了葉淩天身前,開始推卸責任:

“說起來,這都要怪付元鴻這個混蛋!罪臣是聽了付元鴻的一派花言巧語,受了他的矇騙蠱惑,這才一著不慎,犯下了滔天大錯。”

聽到這話,眾人都忍不住看向付元洪。

他們心中也都好奇,不知至尊大人,究竟會如何處理這位城主?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