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52章

海東總督眼中出現了兩道凶光,眼角的肌肉一陣劇烈抽搐,臉部的肌肉也在抖動不止,明顯是咬緊了牙齒。

熟悉海東總督的人都清楚,他這樣的表現,絕對是動了真火。

堂堂一方總督,竟然被人如此羞辱,這要是傳出去,海東總督的臉往哪裡擱?

陽城城主付元鴻表麵上一副不動聲色的樣子,但是他看到海東總督發怒的跡象,心中卻早已經樂開了花。

付元鴻真是萬萬冇想到,葉淩天居然如此膽大妄為,執意作死,當著海東總督的麵,居然還要直接挑釁他,這等行徑,無異於是在太歲頭上動土。

難道葉淩天不知道,海東總督這樣的大人物,更加重視自己的顏麵?

不管是誰,拂了海東總督的麵子,都會讓他盛怒。

“臭小子,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底氣,竟然不將老夫放在眼中?”海東總督厲聲質問道。

同樣的話,袁鎮東這位指揮使已經問過了,卻冇有得到該有的結果。

“嗬嗬,看不起你還是輕的,今日,若你執意要為付元鴻出麵,我必定要治你的罪!”葉淩天無比嚴肅地說道。m.bg。

剛纔葉淩天讓海東總督歸老,但是海東總督卻絲毫冇有將葉淩天放在眼裡。

他這樣的大人物,怎麼可能按照葉淩天的話去做。

“哈哈哈......”

海東總督忽然大笑了起來,像是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止住笑聲之後,海東總督冷冷說道:“你不過是個毛頭小子,老夫卻已經活了六十多年,權力遍佈海東行省!而且這一生,老夫見過無數的大陣仗,你究竟拿什麼跟我鬥?”

“老夫宦海沉浮幾十年,還是第一次,碰到你這麼狂妄的黃毛小兒!你倒是說說看,老夫有什麼罪?你要怎麼治我的罪?”

......

海東總督身邊的一幫人,也跟著大笑了起來,看向葉淩天眼神,充滿了不屑跟嘲諷。

他們見過膽大的人,見過不要命的人,可就是冇有見過如此狂妄之人!

“在其位,謀其政!董華,你身為海東總督,不能以身作則也就算了,竟然還要以權謀私,擅自命令指揮使調兵遣將,你這是將海東的戰士,當成了自家的私兵不成?”

葉淩天威嚴的目光,死死盯著海東總督,繼續說道:

“我讓你歸老,是想給你留一分薄麵,畢竟你年紀大了。但你卻不知悔改,倚老賣老!我隻要入京,在身上麵前參你一本,你晚節不保也就罷了,滿門都要被抄斬!”

葉淩天的聲音驟然增大,中氣十足,眾人聽在耳中,宛若金鐵交鳴,當真是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關鍵是葉淩天這一番,完全占著理,根本就不是信口開河。

作為一方指揮使,私自調兵遣將的危害性極大。

如果恰好敵軍來犯,或者有些人恰好想要從中做點什麼,就可能在海東行省,撕開一道巨大的口子。

哪怕董華貴為海東總督,手中權力極大,但是想要調動海東行省的駐兵,他也同樣都需要層層上報,經上頭確認稽覈之後,才能將權力給他。

整套流程下來,有著極其嚴格的程式,任何一環出了問題,都無法調兵遣將。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