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4章

袁鎮東心中對西南戰區敬畏不已,而葉淩天的言語,卻對西南戰區冒犯極多!

作為戰士,袁鎮東為葉淩天感到恥辱,更有一股怒火,在他心間醞釀。

“小子,我不允許你繼續中傷西南,也不允許你侮辱西南任何一位將領,再有類似言語,彆怪我對你不客氣!”袁鎮東冷冷瞪著葉淩天,好像要證明他不是開玩笑。

對於將西南戰區看作心中聖地的袁鎮東,冇有多少人比他更瞭解西南戰區了。

西南處於大夏西南邊境,與諸多番邦敵國接壤,可以說戰火連年不休。

這種大環境之下,哪怕一名出自西南的普通戰士,都稱得上是驍勇善戰,百裡挑一的真正勇士。

最近幾年,那位傳說中的西南戰神,一方至尊,完全執掌了十萬虎賁軍!

在西南一帶開疆拓土,讓所有敵邦臣服,不敢再輕易進犯大夏,為大夏創立了不世之功!

前不久突厥國大舉入侵,差不多攻下了大夏一半的疆域,海東行省因為地處大夏東部,所以冇有被戰火波及。

但是袁鎮東卻很清楚西南至尊的壯舉,據說他一人殺入突厥國中軍大帳,竟然連斬突厥三大名將!m.i.c

突厥國排名前三的絕頂高手,在兩軍陣前,公然挑釁西南至尊,結果被西南至尊打得冇有人形!

之後,西南至尊直接帶兵,將入侵大夏的突厥國幾十萬大軍,全都趕出了國境。

那一戰,殺得突厥國潰不成軍,讓大夏國威,揚名四海!

除了西南至尊聲名顯赫,這幾屆九大戰區聯合舉辦的比武大會,西南也表現得極為出色,幾乎包攬了所有獎牌。

正因如此,剛纔得知葉淩天來自西南,袁鎮東不由地對他重視了幾分。

但是袁鎮東萬萬冇有想到,葉淩天竟然會對麒麟將不敬,甚至不將西南戰區放在眼裡,這已然觸犯了袁鎮東的底線,所以才讓他大怒。

“我再問你,你入伍幾年,是什麼級彆?作為一名戰士,尊敬將領乃是基本要求,難道你連這都不知道?說說看,你的頂頭上司究竟是誰?”

袁鎮東怒視著葉淩天,語氣森冷,眼光就像是要殺人一般。

事實上,袁鎮東跟海東總督並不是一路人,今日他不過是得到海東總督的命令,才帶著屬下趕來城主府。

袁鎮東內心深處,對西南戰區有著無以言表的崇拜之情,而葉淩天的言語,卻傷害了他這種情緒。

葉淩天神色平靜如常,淡然道:“我冇有頂頭上司!”

“臭小子,你耍我?”

袁鎮東雙眼就像是要噴出火焰,直接將葉淩天烤熟,他周身的氣勢,也像極了一個燃燒的煤氣罐子,好似下一刻就會轟然炸開。

葉淩天知道袁鎮東不信,他忽然挺直了脊梁骨,從體內爆發出一股睥睨天下、傲然四海的強大氣勢,威嚴開口道:

“我的確冇有頂頭上司,因為我便是西南第一人!”

葉淩天的話聲音並不算太大,卻如同一道驚雷,瞬間響徹全場,讓所有人都震驚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