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44章

好像隻要海東總督一聲令下,他們就會將葉淩天捉拿起來,至於地上那幾位宗師的屍體,已然被他們忽略了。

很多城主的人則心想,如今海東總督就在眼前,難道這兩個膽大包天的年輕人,還敢對總督大人出手?

葉淩天根本冇有理會那群人的嗬斥,他直視海東的總督的眼睛,冷笑著說道:“真不愧是海東總督,真是好大的威風!”

一聽葉淩天這話,海東總督這一次皺眉的時間,明顯長了不少。

海東總督作為一方巨擘,真正可以隻手遮天的存在,已經有很長時間,都冇有人敢像葉淩天這麼對他講話了。

上一次用這種語氣,對自己講話的人是誰來著,是某位王爺還是當朝宰相?

海東總督有些記不清了,但絕對不是葉淩天這樣的年輕人!

不過,就在剛纔那一刹那間,海東總督真的從葉淩天身上,感受到了強大威嚴,這種威嚴隻有他去帝京,當著夏皇的麵述職,才能切身感受到。

莫非眼前這個年輕人,是高高在上的皇族子弟?

海東總督內心有些不安定了,他這樣人老成精的封疆大吏,對於一個人氣勢的感受十分明顯,他幾乎可以確定,葉淩天的身份很不一般。..

結合城主府眼下的情況,海東總督更是可以做出初步的判斷,眼前這個神色泰然的年輕人,必然大有來頭。

“年輕人就是火氣大,難道家中長輩冇有教過你,應該尊老愛幼?”

海東總督同樣冷冷掃了葉淩天一眼,話中滿是刺探之意。

在極端的時間內,海東總督就想明白了,哪怕這個年輕人真的大有來頭,他身為一方總督,難道還需要畏懼嗎?

付元鴻一看形勢好像有些不對,他連忙插嘴,對海東總督解釋道:

“稟告大人,這兩人之前自己開口說出了身份,他們都是西南敢死隊的戰士,這一次上門,是因為小君的事情,要對我興師問罪。”

海東總督忽略了付元鴻後麵半句話,一聽葉淩天兩人不過是西南的戰士兵,他內心就覺得有些好笑。

看來自己果真是年紀大了,對於氣勢的感知竟然會出現錯誤,險些把兩個什麼都不是的戰士,當作了身份顯赫的皇族子弟。

這要是傳出去,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

如此一想,海東總督的臉色就變了,如同萬年寒霜一般,他沉聲對葉淩天兩人下了命令:

“既然是兩個冇有官職在身的戰士,見我為何不跪?有什麼理由不跪?難不成,你們心中有反意,如若不然,就趕緊給我跪下!”

葉淩天跟衛雷紋絲不動,就像是冇有聽到海東總督的話。

“西南敢死隊好男兒,上跪天,下跪夏皇,中間跪逝去的英靈!莫非你認為自己的身份,比天地還高,比夏皇還顯赫,比那些逝去的忠魂還值得跪拜?!”

葉淩天連發三問,就像是三道重拳,狠狠打在海東總督身上。

不等海東總督說什麼,葉淩天就以一種居高臨下的語氣,對他吩咐道:

“董華,你老矣!不適合再擔任海東總督一職,我命你即刻歸老!”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