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17章

葉淩天很清楚,他必須壓製住自己的怒氣,這是在上萬米的高空,如果他不經意間釋放的氣勢,真的將飛機擊碎了,機長跟空乘隻有死路一條。

作為宗師九重天的強者,葉淩天可以禦空飛行,這些普通人可做不到,他們都是無辜的。

葉淩天咬著牙,將第四段視頻點開。

他必須好好看一看,這些東瀛人對小君究竟有多殘忍,如此一來,他纔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這一段視頻中,幾個東瀛武者找來一塊白色的毛巾,將毛巾潤濕過後,直接鋪在小君的臉上。

其中一個留著板寸頭的東瀛人,不停給毛巾上麵澆水,旁邊還有一人,正在掐表。

小君的鼻孔嘴巴,都被濕毛巾給糊住了,他呼吸不暢,雙腿劇烈的蹬動起來,兩隻手也在空中胡亂抓撓。

看到小君快要被憋死的樣子,這些東瀛武者不但冇有半點同情心,反而還哈哈大笑起來,滿臉都是得意之色。

幾個東瀛武者對時間,掌握到了極限,在小君快要窒息之前,他們纔將毛巾揭開,讓小君可以自如呼吸幾口新鮮空氣。

但是冇有等上半分鐘,他們再次將濕毛巾糊在小君臉上,眾人都一臉期待,觀看小君快要窒息的樣子。m.bg。

葉淩天緊緊咬著牙齒,如果他當時在場,一定會果斷出手,將這些東瀛人的脖子擰斷。

此時的葉淩天,已經冇有勇氣點開下一段視頻了,他不想看到小君被這些東瀛人肆意的羞辱折磨。

葉淩天非常清楚,這些東瀛人可以折磨小君的目的,估計就是專門給自己看的。

東瀛人向來目中無人,驕傲自大,尤其不將大夏放在眼裡。

很多東瀛武者,成天叫囂著要進攻大夏。

但事實上,東瀛不過是的彈丸之地,又如何能夠與泱泱大夏為敵?

雖然東瀛不是大夏的對手,但是很多東瀛武者亡大夏的心卻不死,他們時不時就會挑釁大夏,做出一些侮辱大夏民眾的舉動,甚至不將整個大夏放在眼裡!

這些東瀛人對小君的羞辱折磨,一方麵,是為了發泄他們心中壓抑的仇恨,一方麵就是要通過羞辱小君,讓諸多大夏人感到難受。

而這種方式,也是東瀛人所慣用的,隻是很不幸,這一次小君落在了他們手中。

葉淩天心中恨意滔天,他幾乎可以確定,陽城城主付元鴻絕對有問題。

否則,東瀛人絕對無法在陽城佈置出針對小君的陷阱。

這些東瀛人該死,付元鴻更該死!

葉淩天幾乎是用他顫抖的手指,點開了下一段視頻,他還冇有看到小君死亡的那一幕,他很想知道,小君是不是被這些東瀛人折辱至死。

反正葉淩天內心之中,已經給這些東瀛人宣判了死刑,並且將他們每一個人的臉,都牢牢記住了。

葉淩天對天發誓,他一定會殺死傷害過小君的每個東瀛人,給他報仇雪恨!

東瀛武者性情都比較極端,他們認定了一件事,哪怕付出性命的代價,他們也會去完成。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