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16章

在這一段視頻之中,為了羞辱小君,東瀛武士刻意剪掉了他的頭髮,並且還在他頭皮上麵,用鮮紅的彩漆,寫下了“孬種”這兩個極具侮辱性的大紅字。

東瀛武者將鏡頭對準小君的頭皮,給了那三個鮮紅大字一個特寫,隨後,幾個東瀛武者又比劃著手指,哈哈大笑了起來。

葉淩天的怒火,騰一聲就竄上了頭頂,他強行壓製住自己的怒火,纔沒有像幾天前的衛雷一樣,直接將手機砸碎。

不過電話另一頭的衛雷,卻聽到了至尊大人憤怒的聲音,好像隨時都要提起到殺人。

葉淩天捏緊拳頭,指甲刺入肉中,鮮血橫流,他很快又點開了第二段視頻。

這一段視頻,裡麵東瀛武者更加殘忍,他們將鏡頭對準小君的手指,拿出特製的鐵鉗,用力夾住小君的指甲,隨後用力一扯。

鮮血狂飆而出,小君的身體跟著用力一抖,哪怕隔著螢幕,葉淩天都能感受到一股無法言說的劇痛。

所謂十指連心,手指受到重擊,往往能夠痛得人全身一顫,更何況是整片指甲,被人硬生生扯下來!

關鍵是這些東瀛武者,拔掉小君一片指甲過後,根本冇有停手,他們臉上都洋溢著興奮的之色,很快就將小君的手指甲,全部拔光了。

每一次指甲被硬生生撕扯下去,葉淩天就看到小君的身體,猛地一抖,這是神經遭受劇痛帶來的生理反應,小君始終咬著牙,一聲不吭。..

這種常人幾乎完全無法承受的痛苦,卻讓這些施暴的東瀛武者狂喜不已,他們每扯掉一片小君的指甲,就要大笑一陣子。

其中有一個留著一撮小鬍子,戴著眼鏡的東瀛武者,扯掉小君一片指甲後,竟然還可以拿了一根繡花針,對小君鮮血淋漓的傷口紮了進去。

他每紮一下,小君的身體就難以控製地抖動一下,看到這一幕,其他東瀛武者都放肆地大笑不已。

正常人要是遭遇這種折磨,早就昏迷過去了,但是小君鋼鐵一般的意誌,此時反而成了一種掣肘,他根本就無法昏迷,隻能不斷承受痛苦。

看到鮮血從小君身體中狂飆而出,看到小君身體一次又一次劇烈抽搐,每一個東瀛武者的臉上,流露出十分狂傲自得的笑意。

葉淩天的指甲,刺入掌心越來越深,鮮血都流到了地板上,他卻渾然不覺。

很快,葉淩天又點開了第三段視頻。

這一段視頻,是接著拔指甲那一段拍攝的,小君的手指甲腳趾甲都被扯掉過後,那些東瀛武者還不滿足,他們又繼續尋找羞辱折磨小君的法子。

其中一個胖乎乎的東瀛人,出了個主意,他找來女人用的化妝品,在小君嘴上塗抹了一層口紅,還給他的臉撲了一層粉。

這一切做完之後,小君的臉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女人,化了極其蹩腳的濃妝一樣。

旁邊幾個圍觀的東瀛武士,指著小君那一張花花花綠綠的臉,對著鏡頭叫囂道:“這個孬種連女人都不如,他是個廢物,哈哈哈!”

......

“畜生,一群豬狗不如的畜生!”

看到這裡,葉淩天的胸膛劇烈起伏,整架飛機都感受到了他的怒意,像是遭遇了強大氣流一般,不停顛簸起來。

作為宗師九重天的強大存在,若是葉淩天不壓製自己的怒火,估計這一架飛機會被他不經意釋放的怒火,撕扯得粉碎。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