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9章

聽到葉淩天的話,電話那頭的曹天鼎,突然發出不可思議的驚呼:“你是誰,怎麼知道我腿傷的事情?”

“難道......你忘記我的聲音?那我也不介意親自去江北一趟,將你的兩條腿,全部打斷,讓你下半輩子在輪椅上度過!”葉淩天冷冷說道。

聽到這話,無論是侯老、趙陽、宋懷山,還是場內的其他人,隻覺得頭皮發麻,驚駭欲絕,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世人皆知,宗師如龍不可辱!

尤其是曹天鼎這樣的龍榜高手,屹立於武道之巔,修為通天。

哪怕是一省總督,亦或是帝京的那些達官貴人,見了他也要客客氣氣,不敢怠慢。

誰知此刻,葉淩天竟然無法無天,一開口,就要廢了曹天鼎的雙腿!

這是何等的猖狂?!

“這小子死定了!”

侯老麵露冷笑。

在他看來,“愚蠢”的葉淩天,徹底激怒了曹天鼎。

越是實力高深的強者,就越是驕傲,容不得半點詆譭。

然而,出人預料的是,電話那頭的曹天鼎,卻冇有大發雷霆,反而是長久的沉默。

一秒、兩秒、三秒......

足足過了大半分鐘,曹天鼎纔再度開口,卻破天荒用了一種恭敬的口氣:“您......您是四年前的那位?血修——”

不待曹天鼎說完,葉淩天就搶著說道:

“冇錯!”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重如泰山,彷彿跨越了數千裡之遙,重重壓在身處江北的曹天鼎胸口。

“哐當!”

突然,電話中傳來杯子落地的聲音。

“師尊,您怎麼了?”

侯老連忙問道,眼皮狂跳,心中同時產生一股強烈的不祥預感。

難不成......眼前的葉淩天,和自己師尊是老相識?

傳聞在幾年前,曹天鼎受過一次重傷,右腿幾乎被廢,足足休養了大半年才勉強緩過來。

不過對外,曹天鼎一直謊稱在閉關修煉,這種秘聞,隻有親近的弟子才知道!

就在侯老惴惴不安的時候,宛若雷霆般的怒吼,從電話中傳來。

“逆徒!你闖下了彌天大禍,自己作死也就算了,乾嘛要連累老子!”

“快跪下!給那位先生磕頭道歉!”

“若他不息怒,你就一直跪著,跪到天荒地老、跪到海枯石爛!”

......

什麼?!

聽到這話,舉座皆驚。

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心中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驚訝萬分。

他們本以為,葉淩天得罪了曹天鼎,必死無疑。

豈料曹天鼎非但冇有怪罪,反而嗬斥起侯老來!

這他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侯老也愣住了。

這世上,能讓自己師尊如此忌憚的,隻有兩種人。

第一種,是帝京皇族,但大夏皇室並不姓葉,可以排除這一種可能。

第二種,就是對方的實力,遠遠勝過曹天鼎。

但,曹天鼎乃是龍榜第十的高手。

換言之,除了那些隱世多年不出的神秘強者,在大夏明麵上的宗師之中,論實力,比曹天鼎還厲害的,也隻有區區九人!

更加重要的是,葉淩天才二十多歲,如此年輕,怎能勝過曹天鼎?

“師尊,您該不會是老糊塗了吧?竟然要我給那小子下跪磕頭?”侯老忍不住發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