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82章

葉淩天忽然將手中的大夏龍雀,用力一抖,一股磅礴的巨力,差點直接將一小片刀網直接擊碎。

構築刀網的夜叉,趕緊補上一刀,企圖讓刀網重現變得完整。

葉淩天趁機往前跨出一步,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著站在最前方的夜叉,狠狠刺出一刀。

這一刀,貼著那名夜叉握刀的手臂,如靈蛇一般蜿蜒而上,輕輕從他的脖子下麵抹了過去,整個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嗬成。

那一名夜叉感到脖子一涼,緊接著便是一陣難以言喻的劇痛,鮮血就如噴泉一樣,從他脖子處的傷口狂噴而出。

這名夜叉滿臉驚駭而又絕望,他什麼都做不了,隻能棄了手中寶刀,用雙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傷口!

然而,這根本就是徒勞,大股大股的鮮血,從他指縫劍溢了出來,生命的最後一刻,他怒目圓睜,死死盯著葉淩天,身軀不甘地倒了下去。

直到這一名夜叉真正死亡的那一刻,他都不明白滅天為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看出了刀網的破綻。

這一切說起來緩慢,真正發生,不過是在電光火石之間。

少了一名夜叉過後,刀網對於葉淩天而言,已經是如同虛設了。..

他的身形猶如鬼魅一般,疏忽間一閃,就來到一名夜叉身邊,隨意一揮手中的大夏龍雀,就取走了這個夜叉的性命。

每一個夜叉,都開始揮刀自保,刀網已然是名存實亡了。

葉淩天一個突進,大夏龍雀左右一點,又是兩個夜叉迎麵倒下。

誰也不知道,為何這些宗師四重天的夜叉,在葉淩天麵前竟冇有絲毫抵抗之力,好像就是一群等待被宰殺的小雞崽。

從這些夜叉頸部,或者其他動脈處噴湧而出的鮮血,在空中彙聚成一朵絢麗的死亡之花。

七殺魔君看到自己這些屬下,被葉淩天一個個斬殺,他的目光卻依舊平靜,隻不過眼底深處,多了一抹陰冷之意。

剩下的夜叉不想繼續被動防禦了,他們開始主動對葉淩天出刀,哪怕死,也要死得有尊嚴一些!

“刷!刷!刷!”

葉淩天接連揮動手中的大夏龍雀。

那些夜叉,不管實力如何,都無法擋住葉淩天的攻擊,一個接一個倒下。

四大散修之一的背刀客,看到這一幕過後,臉色慘白一片。

一股無法言喻的恐懼感,瞬間占據了他的身心,他做夢都想不到,原來刀還能這樣用。

“從今往後,我再也不用刀了!”

背刀客解開背後裝刀的匣子,抽出十二把長刀,用他的內勁一一震碎。

諸多魔門強者看到這一幕,都驚訝到了極點。

他們冇想到背刀客,竟然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毀掉了所有的長刀!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