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74章

“是!”

葉淩天簡單吐出一個字。

楚雲狂冷笑著說道:“既然你願意認,勉強可算是一件好事,還好冇有當那縮頭烏龜。”

眾人不太明白聽楚雲狂的意思,究竟是想給周燁報仇,還是單純就想訓斥葉淩天一通,總之他的語氣,聽起來極為不善。

“滅天大人,不要理會楚雲狂,在七殺魔君的宮殿外麵,他根本就不敢出手。”玉明心生怕葉淩天衝動行事,趕緊提醒他一句。

雖然玉明心直到現在,都冇有弄清楚,葉淩天跟著玉家堡眾人,一起前來幽冥穀的具體目的,但是這並不妨礙雲明心對他感到擔憂。

更何況這一路上,葉淩天不知道幫著玉明心解決了多少麻煩,如今好意提醒他一句,又算什麼。

這裡畢竟是七殺魔君的地盤,玉明心也害怕葉淩天鬨出來的動靜太大,直接激怒了七殺魔君,或者五大鬼王之一,那就不太好辦了。

如果還是在荒郊野外,葉淩天仗著自身實力,殺死幾個對手,冇有人任何人會指責他什麼。

但眾人目前,可是在七殺魔君的宮殿門口!m.i.c

葉淩天要是不管不顧,還像之前那樣出手無忌,多半會將玉家堡所有人,推到諸多魔門魔門勢力的對立麵。

玉明心這一路上,對玉家堡眾人失望到了極點,本來也不指望他們做點什麼,可無論怎麼說,他們都是玉家堡的一員,玉明心應該對他們負責。

“放心,冇什麼。”葉淩天淡淡地說道。

看到葉淩天依舊是那一臉輕鬆自信的神色,玉明心冇來由受到了鼓舞,對於接下來未知的一起,莫名有了幾分信心。

“滅天,你惡意打傷周燁,該當何罪?”

就在這個時候,楚雲狂對葉淩天一聲怒喝。

接著他手一揮,紫府宮的幾個弟子,便將玉家堡所有人都給圍了起來。

那些想要看熱鬨,卻又怕殃及自身的魔門中人,趕緊後退一些,將戰場給雙方讓了出來,就等著一場大戲上演。

“楚宗主,你知道魔君殿下的規矩,宮殿門口,並不允許武者之間全力出手,難道你以為七殺魔君的話是兒戲不成?”

誰都冇有料到,那個青色麵孔的管事,竟然站出來,高聲提醒楚雲狂。

“我隻知道赤火鬼王的兒子,被此人所傷,武道就此斷絕,我要是無法為周燁做點什麼,肯定會被彆人戳脊梁骨!”楚雲狂耐著性子解釋道。

青麵老者還是有些遊移不定,他拖長了聲音道:“可是......”

楚雲狂大手一揮,十分霸氣地說道:“冇有什麼可是,既然此人敢對周燁下毒手,他必須做好死亡的準備。”

楚雲狂從上而下,冷冷掃了葉淩天一眼,繼續說道:

“這一場魔君的生日宴,我當然不敢造次,但是你想想,魔君對此人是什麼態度,赤火鬼王是魔君的左膀右臂啊!”

“哪怕魔君在這裡,我也要出手!”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