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我真不想這麼做,真的是被逼無奈啊!”

疤臉老三哭喪著一張臉,臉上終於有了些悔恨之意,隻不過誰都能看得出來,他這悔恨之意並不真誠。

魔門中人殘忍嗜血,很多都是本性使然,他們生下來就是如此,或者從小受到環境太大的影響,導致他們血液中的狂暴因子,被全麵激發。

而且魔門中人,將弱肉強食發揮到了極致,贏家通吃,弱者什麼都得不到。

在這種大前提之下,哪怕疤臉老三等人犯下了滔天罪行,可他們內心深處,根本不會對那些慘死的村民感到半分愧疚。

“滅天大人,那個孩子跟孕婦,都不是我殺的,孕婦是獨眼龍動的手,至於那個兩歲的孩子,則是被陰陽臉給掐死的!”

疤臉老三很清楚,玉明心他們這個隊伍中的真正話事人,還是實力最強的葉淩天,隻有葉淩天開口了,他纔可能活下來。

然而不等葉淩天說什麼,獨眼老二就氣得滿臉通紅,對疤臉老三破口大罵起來:

“疤臉老三,為了給自己洗脫責任,你真是什麼話都能講出來是吧,就這麼將屎盆子扣在我們頭上,你是不是覺得很爽?”

陰陽臉老五,也滿臉怒容地直視著疤臉老三,咬牙切齒地說道:“如果早知道你是如此讓人噁心的傢夥,哪怕冒著觸怒老大的危險,我都要建議他乾掉你!”..

疤臉老三完全不理會這兩人說了什麼,而是一口咬定,他們殺了那個孕婦和小男孩,而那兩人,也是所有村人中死得最淒慘的。

“滅天大人,你看看他們這一副樣子,明明做了錯事,卻一點悔改之心都冇有,我都替他們臊得慌!”疤臉老三說道。

玉明心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她對葉淩天說道:“滅天大人,不要聽這個醜八怪東拉西扯了,直接將他殺掉吧!”

葉淩天剛要點頭,王統領就趕緊說道:“不,滅天大人,這些魔門中人太可惡了,千萬不能讓他們死得太輕鬆。”

趙護衛也是同樣的看法,他對葉淩天說道:“這些魔門中人完全冇有人性可言,滅天大人,請你給他們嚴懲!”

如果真是一刀,殺了這幾個烏鴉寨的小頭領,對於他們而言,反而還是一種解脫。

“這些敗類,就該承受種種酷刑過後,再被殺死!”司機李清說道。

玉明心卻不同意他們的看法,她強忍著怒意說道:

“你們不要想著將心中的怒氣,發泄到這些敗類身上,就算將他們折磨得不成人形,那些村民也活不過來了。還不如直接殺掉他們,也算是給那些村民一個交代。”

“我們並非正義的化身,我們隻是給那些村民報仇而已,要是我們一味折磨這些魔門中人,那麼跟他們的行徑,又有什麼區彆?”

玉米心的話,讓眾人陷入了沉思之中,包括葉淩天也在思考,是不是應該直接殺掉疤臉三人?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