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5章

葉淩天的聲音雖然不響,卻像是一道撼地驚雷,在彆墅內炸了開來。

楊家父子皆是一驚,用看神經病的眼神望著葉淩天。

“臭小子,你是瘋了,還是得了臆想症?”

“你算什麼東西,竟敢挑釁血狼先生,還不快快跪地求饒?”

就在這個時候,血狼怒極反笑:

“好好好!這些年我被關押在監獄中,就算是惡貫滿盈的犯人,見了我也是瑟瑟發抖,還是第一次......有人敢這樣對我不敬!”

“小子,我要慢慢折磨你,讓你承受一百種酷刑,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番毫不掩飾的威脅,透露出凶殘和殺氣,如果換個人的話,恐怕已經被嚇破膽了。

然而,葉淩天絲毫不懼,端起了桌上的茶杯,仰躺在沙發靠背上,品了一口。

那副架勢,似乎將血狼的話,當成了耳邊風。

“茶不錯,極品太平猴魁!”

葉淩天忍不住讚歎道,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彷彿天穹崩塌,山河易主,都難以影響他此刻的興致。

任誰也無法想象,都到了這種時候,葉淩天竟然還有心情喝茶。

見過狂的,冇見過這麼狂的!

難不成......他真的將威震東海、手中有近百條人命的血狼,當成廢物麼?

這一刻,血狼眸中凶光大盛,體內散發出洶湧的殺氣,就像是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

突然,葉淩天微微抬起頭,望著血狼開口道:“暗勁大成,快要摸到化境的邊了!在東海,算是一方高手了,但想要殺我,還差得遠呢!”

......

什麼?!

聽到這番話,血狼臉色狂變,眼珠子瞪得老大,心中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驚訝到無可複加。

“臭小子,你竟然看得出我的實力?!”

因為極度的驚詫,血狼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他本就是暗勁高手,萬裡挑一,所以才能在東海橫著走,屢次三番犯下血案。

這些年被關押在監獄中,他的實力非但冇有退步,反而更上一層樓,臻於暗勁大成境界。

隻要突破最後的瓶頸,就能成為武道宗師,高高在上,受萬人敬仰。

但,宗師之難,難於上青天!

也許終其一生,都難以突破。

血狼萬萬想不到,葉淩天竟然一眼看穿了自己的實力,這太詭異了!

“小子,你也是武者,什麼修為境界?”

血狼死死盯著葉淩天,眸中閃爍著精光,彷彿要把葉淩天看穿一般。

誰知無論他如何努力,都無法感知葉淩天的氣息,葉淩天就像是汪.洋大海,廣闊無垠,浩瀚無邊。

“血狼,念你修為不易,我便給你一個機會——去西南邊疆敢死隊,服役十年,戴罪立功,今日便可免你一死!”葉淩天說道。

西南邊境?

敢死隊?

聽到這話,平日裡殘暴狠厲的血狼,破天荒出現一抹驚恐之色。

世人皆知,西南戰區是大夏國最混亂的地方,征戰不休。

而敢死隊,則是死亡率最高的一支部隊,往往由各地的死刑犯組成。

哪怕血狼是暗勁大成的高手,但在數萬人衝鋒的戰場上,倖存的可能也不比普通人高多少!

彆說十年,一年他都未必挺得過來!

“臭小子,故弄玄虛,裝神弄鬼,差點被你唬住了!你當自己是什麼人,軍中的大將?還是武道宗師?”

血狼咬牙切齒,目光憤懣。

哪怕葉淩天看出了他的修為境界,但他對自己的實力,依舊有著絕對的自信。

放眼東海,能與他過上幾招的人,屈指可數。

就算在整個天南省的範圍內,他都算得上是金字塔頂端的高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