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73章

葉淩天一拳轟出,餘威不止,耀光劍的碎片被他內勁所激,瞬間向後倒射而出。

“噗嗤......噗嗤......噗嗤......”

歡喜宗的三護法,驚駭欲絕,看著重劍殘片激射而回,他想要立即躲開,可是卻心有餘而力不足。

一大半的重劍碎片,全都從他體內一穿而過,帶起大團血花和碎肉。

射穿三護法的身體之後,那些碎片的速度,依舊冇有慢下來,繼續朝著後方的歡喜宗弟子激射而去。

“不好,趕緊躲開!”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啊!”

“我的腿,我的腿被擊穿了,痛煞我也!”

......

雖然歡喜宗的弟子見機飛快,躲閃十分及時,可還是有不少人被重劍殘片擊中,瞬間就死傷了幾十人!..

哪怕葉淩天那一拳,根本冇有用上一半的功力,可他打飛的重劍殘片,也遠遠不是這些暗勁巔峰的弟子所能抵抗。

就算有三護法的身體作為緩衝,那些殘片的威力,依舊遠超子彈!

如果不是其他幾個護法出手阻攔,估計葉淩天僅僅這一招,就會讓歡喜宗的弟子,死傷一小半。

過了好大一會兒,歡喜宗的弟子們,纔來得及看三護法一眼。

這個時候的三護法,已經成了屍體,身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血洞,根本看不出他本來的模樣了。

他的屍體跪倒在葉淩天麵前,恐懼而又不甘的神色,凝聚在他臉上。

如果一開始歡喜宗的弟子,對於葉淩天實力還有些懷疑,那麼在他接連殺了歡喜宗兩大護法之後,這些弟子對他則充滿了恐懼。

關鍵是,葉淩天殺死兩個護法的過程,看起來都無比輕鬆,好像不費吹灰之力。

剩下的十個護法,看到了三護法的慘狀之後,全都收起了對葉淩天的輕視之意,眼中隱隱流露出忌憚。

過了好幾分鐘,歡喜宗那些受傷的弟子,估計是吃不住痛,依舊在地上連滾帶爬,慘叫不已。

很多斷腿的,強行撐著雙臂倒退,想要儘可能遠離葉淩天。

那些僥倖冇有受傷的傢夥,也都心有餘悸,看向葉淩天的眼神中,充滿了深深的恐懼。

甚至有一部分的歡喜宗弟子,認為葉淩天比聖主,還要可怕!

“受傷之後,你們都成了廢物,而廢物對我是冇有用的,所以你們都去死吧。”

歡喜聖主冷冷地掃了那些受傷的弟子一眼過後,隨手揮灑出一片暗紅色的粉末。

這粉末,一接觸到歡喜宗弟子的傷口,便成了劇毒之物,那些弟子還來不及慘叫,身體就慢慢變得烏黑,眨眼間也成了屍體。

見到這一幕,葉淩天微微眯了眯眼睛。

歡喜聖主真是好狠的心,連自己的手下都不放過。

至於歡喜宗那十個護法,好像司空見慣一般,冇有對歡喜聖主的做法,產生半點疑慮。

玉明心以及王統領等人,則是滿臉恐慌,下意識地屏住了呼吸,生怕那暗紅色的粉末吸進體內過後,自己也變成屍體。

“不要害怕,我這勾魂毒藥,隻對受了傷的人起作用!”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