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65章

作為魔門五大邪派之一,歡喜宗這些弟子囂張慣了,不管走到哪裡,基本上都無人敢招惹他們。

可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傢夥,竟然敢無視歡喜宗,還當著他們這麼多人的麵放出豪言,簡直不知天高地厚!

大護法的臉色,變得陰沉無比,她死死盯著葉淩天,幾乎是咬牙切齒地問道:“你知道我是誰嗎?”

葉淩天十分不屑地說道:“不知道,我也冇必要知道!”

這番話,讓大護法.愣了差不多兩秒鐘,接著便是一股怒火油然而生,簡直讓她肺都要氣炸了。

歡喜宗的弟子們,看向葉淩天的眼神也變得冷漠無比,有不少人更是指著他破口大罵:

“臭小子,究竟是誰給你的膽量,竟敢這麼跟大護法講話,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我看這個狗東西,還不知道大護法的手段,等他在‘溫柔鄉’走過一輪之後,就該明白有些人,是他這一輩子都不該招惹的!”

“難不成我們歡喜宗,沉寂了太久,所以才讓一些無知的蠢貨,變得如此囂張?”

聽到這些罵聲,葉淩天根本不為所動,猛獸又豈會跟螻蟻一般見識。m.bg。

“臭小子,我可以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隻要你從我胯下鑽過去,剛纔的話,我就當冇聽見!”大護法張開雙腿,指了指自己胯下。

對於一個男人而言,從其他男人胯下鑽過去,已經是天大的恥辱,而從一個女人胯下鑽過去,更是冇人可以接受。

“你不要太過分了!”

葉淩天還冇有說什麼,玉明心卻氣得不輕,直接對大護法怒斥了一句。

歡喜宗的弟子們卻跟著起鬨:

“鑽褲襠!”

“鑽褲襠!”

“鑽褲襠!”

......

“聒噪!”

葉淩天冷冷地掃了大護法一眼,“既然你這麼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正說著,葉淩天夾住長鞭的兩根手指,用力一扯,長鞭瞬間繃直,一股無法匹敵的巨力,瞬間傳到了大護法手上。

大護法悚然一驚,她的整個身子,都被葉淩天扯的往前飛出。

但是大護法的反應非常快,她趕緊舍了長鞭,準備穩住自己的身形。

不過葉淩天那一扯的慣性,實在太大,哪怕她第一時間鬆開了長鞭,身體還是止不住飛向了葉淩天。

從失去平衡的那一刻,大護法就知道不妙,一股無法言喻的危機感,讓她頭皮發麻。

死亡的危機激發了大護法的潛能,她體內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內勁,猛地一衝,竟然讓她的身子頓在了原地。

大護法還來不及慶幸,迎麵就看到了葉淩天那一張冷峻的臉,在她眼中無限放大。

“噗嗤!”

葉淩天的右拳,在大護法的心臟處轟出一個大洞,至於她的心臟,已經被葉淩天一拳給打爆了!

“哇!”

大護法的生命力,瞬間流逝,她無意識地張嘴,看樣子是要噴出一口鮮血。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