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40章

就是這麼一句話,就讓其他想要動用秘術的邪魂門弟子,全都冷靜了下來,但是眾人臉上的狂熱之意,卻冇有消退。

玉明心此刻,對這些邪魂門的弟子,也感到了深深的懼意,怪不得邪魂門能夠在魔門諸多門派中,排名靠前。

從眼下的情形來看,邪魂門的弟子,好像都跟一群瘋子差不多。

為了心中的目標,或者是主人的命令,他們甚至不惜消耗自己的生命力,也要給敵人沉重一擊。

“都是一群不可理喻的瘋子!”

玉明心臉色發白,將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但是冇有人注意到她這句話,此時邪魂門的弟子,全都盯著葉淩天,他們都將葉淩天看作生死大敵,不死不休。

按照邪魂門祖上流傳下來的規矩,隻要有一個邪魂門弟子,動用了秘術,其他在場的弟子,都要悍不畏死,前赴後繼。

正是這種瘋子精神,讓邪魂門可以屹立在極北之地,上千年而不倒。

“你們還等什麼,給我上!”m.i.c

付元洪掃了那三個生命力幾乎耗儘的護衛一眼,他們現在就跟乾屍差不多,隻是依靠剛纔發動的秘術活著。

不過這個時候的邪魂門弟子,卻是最為強大的,他們冇有了痛覺,冇有了恐懼,隻會用儘一切代價,去完成他們心中的使命。

而這三個護衛的使命,就是殺掉葉淩天!

聽到付元洪的話之後,三個垂垂老矣的護衛厲喝一聲,以一種不符合他們外貌的速度,瘋狂撲向葉淩天。

“哼,區區宗師三重天,也想傷到我,簡直就是在做夢!”

葉淩天雙目一凝,身上的氣勢驟然一邊,彷彿遠古凶獸睜開了眼睛。

其實,對於邪魂門的秘術,葉淩天還是比較感興趣的,這種秘術如果用在戰場上,很多時候或許能夠力挽狂瀾。

當然,這種秘術也的確非常殘忍,但凡動用了秘術的人,基本上都隻有死亡的結局!

然而葉淩天很多戰友,都是悍不畏死的,很多時候他們都是在敵人的包圍圈之中,耗儘了力氣而死。

如果有這種秘術存在,或許一部分戰友犧牲,就能挽救回另外一部分戰友的性命。

魔門中人,還真是有一些大能之輩,竟然連這種秘術都能創造出來。

葉淩天甚至想著,等幽冥穀的事情結束之後,是不是走一遭邪魂門,將這門秘術搶到手中好好研究一番。

葉淩天自己絕對不會去修煉這一門秘術,可是就如他剛纔所想,要是讓他手下的戰士修煉,在很多時候,或許可以改變戰場的局勢。

之所以產生這種想法,並不是葉淩天無情,他隻是希望可以通過這種方式,挽救更多的人罷了。

這一門秘術的確殘忍,可是對於實力的提升,也的確不容小覷,僅僅片刻,就提升了足足一個境界!

要是運用得當,這一門秘術,也能發揮出巨大的作用。

然而這些都是後話了,葉淩天還是決定先試驗一下,這門秘術的威力究竟如何。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