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6章

他邁步走了過來,給人一種千軍萬馬衝鋒的感覺,銳不可擋。

而他穿著的製服,也非常特殊,在中央位置繪製了一頭蠻熊。

大夏國曆史悠久,等級森嚴,根據級彆的不同,所穿戴的衣物也截然不同。

而熊圖騰,是五品武官才能穿的,象征著威武陽剛。

......

“天哪!竟然是五品!”

“朱家究竟請來了何方神聖?”

“這級彆,已經和城主大人平級了!”

場內傳來陣陣驚呼聲。

東海戰區的大統領羅萬山,不過是武銜六品,就能夠統禦上萬兵馬,坐鎮一方。

而東海城主,也隻是五品而已,不過是文官,胸口繡的是仙鶴。

而眼前這位身穿蠻熊武袍的男子,竟然是武銜五品!

他還如此年輕,又是來自於執法司這樣的特殊機構,前途不可限量。

而在他的身後,還跟著幾個跟班,都是執法司的精銳戰士。

“江大人,您來了!”

朱二爺雙眸放光,就像是見到了救命稻草,激動萬分。

這位江策大人,是執法司東海分部的首領,手眼通天,位高權重。

朱家可是耗費了無數心思,才結識了這位貴人。

但在平常時候,朱家根本不敢去打擾他。

像這樣的底牌,絕對不能輕易亮出!

不過今日,朱家已經被逼到了絕境,不得不放出這個王炸!

“江大人,我的雙腿被暴徒踢斷,無法過來迎接,還請贖罪!”朱二爺大喊道。

“無須多禮!”

江策搖了搖頭,目光掃視全場,很快就發現了朱誌剛的屍體。

“朱家主......竟然真的被殺死了!”

江策的臉色瞬間變得凝重,眸中暗含慍怒之色。

他與朱家,雖然不是莫逆之交,但畢竟有幾分交情。

如今見到朱誌剛的屍體,難免生出幾分憤怒之意。

“究竟是何方暴徒,竟敢在我江策的轄區,大開殺戒!”

“是當我執法司無人麼?!”

江策發出怒喝,聲若雷霆,空氣中都激盪出無形的漣漪。

即使隔著一定距離,場內眾人都能感受到,江策身上散發出的滔天煞氣。

傳說中的執法司,果然名不虛傳!

“是他!”

朱二爺伸手指向葉淩天,咬牙切齒。

江策順勢望了過去,隨後一愣,臉上浮現出荒唐的表情。

那個暴徒,行凶之後非但不逃跑,還有心情在吃飯?

“確定是他?”

江策似乎有些懷疑,忍不住又問了一句。

“冇錯!”朱二爺立刻回答:“就是這傢夥,他當著所有人的麵,開槍打死了我大哥!江大人,您可要為我朱家做主啊!”

周圍眾人紛紛點頭,為朱二爺作證,證實了他的說法。

下一刻,江策又扭頭望向葉淩天,眼神驟然一寒,冷冰冰說道:“執法司行事,皇權特許,先斬後奏!暴徒,你在光天化日之下,殺了東海船王,還不立刻跪地抱頭,束手就擒?!”

江策字字如雷,震動全場。

若是普通人,恐怕已經嚇破了膽。

然而,葉淩天並未起身,依舊坐在椅子上,隨意瞥了他一眼,淡淡開口:

“區區五品武官,也敢在我麵前耍威風?”

“就算你們的大首領沈天君,也不敢用這種口氣和我說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