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20章

“哼,你以為用捆仙繩,能夠將我綁住不成,可笑!”

葉淩天冷冷地說出這一句話,雙手緊緊抓住了捆仙繩,手指就像是鋼鐵一般,讓捆仙繩再也動彈不得。

作為清音子的寶物,捆仙繩給她可謂是血脈相連,現在繩子被葉淩天抓住,清音子頓時有種不妙的的感覺。

她想將捆仙繩收回來,但是已經晚了。

“什麼捆仙繩,徒有虛名!”

葉淩天雙手握住捆仙繩,朝著兩邊狠狠一拉。

哪怕處在很遠方的無量山弟子,都聽到了“哢嚓”一聲,像是布條斷裂的脆響,定睛一看,捆仙繩竟然被葉淩天硬生生給拉斷了!

將捆仙繩拉斷成兩截過後,葉淩天好像還不夠解氣,又將那兩截繩子拿在手中,一把捏住,直接撕碎成漫天殘片。

“噗嗤!”

清音子心神受到震盪,猛然噴出一個大口鮮血,她冇有想到葉淩天竟然徒手,就能將捆仙繩給拉扯斷,那得需要多大的力量啊!..

“掌教,你怎麼樣?”

大長老趕緊呼喊了一聲。

二長老也麵露憂色,連忙問道:“掌教,你要不要緊?”

一邊說著,五位長老全都彙聚到了清音子身旁,害怕葉淩天趁機,發動淩厲的進攻。

其實他們現在的情況,也不算太好,葉淩天破開乾坤顛倒五行**的同時,也讓他們受到了反震之力。

無量山的弟子們,看到清音子吐血,更是驚呆了。

在他們心目中,掌教一直都是無敵的存在,不管遇到多麼強大的對手,掌教基本都能出麵擺平。

可是這個年輕人,卻一把扯斷了捆仙繩,讓掌教受了很重的傷。

如果這一幕要是傳出去,葉淩天在三山五門七十二宗,肯定會名聲大振!

“我不要緊,隻不過是跟捆仙繩心血相連,捆仙繩被扯斷過後,我受到了反噬,並冇有大礙。”清音子用一種十分平淡的語氣說道。

這個時候她作為掌教,千萬不能亂,她要是一亂,無量山也就散了。

看到掌教麵色漸漸趨於紅潤,幾位長老慢慢也就放心了,不過對於葉淩天,他們卻前所未有的忌憚起來。

“敢問掌教,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來曆,竟然連捆仙繩都能扯斷,簡直是個怪物!”二長老臉上終於有了一絲懼意。

清音子搖了搖頭,很直白地說道:“我也搞不清他究竟是什麼身份,之前我還懷疑,他是某位魔君,不過看他出手,卻並不像。”

“這小子年紀輕輕,功力卻如此深厚,我們五人聯手施展的合計之術,竟然一瞬間就被他給破了,真是不可思議。”四長老說這話的時候,還感到有些後怕。

大長老忽然說道:“掌教,為了保全無量山,要不然我們還是退讓一步吧,不管他有什麼要求,我們都滿足他!”

聽了大長老的話,清音子以及其他幾位長老,全都陷入了沉思。

他們估計做夢都想不到,有朝一日,正派三大宗門之一的無量山,竟然會被一個年輕人,逼到這個份上。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