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2章

在極度緊張的情況下,朱誌剛卻誤以為是葉淩天開了槍,嚇得雙膝發軟,直接摔在地上,狼狽無比。

葉淩天居高臨下地望著他,嘴角勾勒出不屑的笑容:“嗬嗬......冇想到堂堂東海船王,竟然膽小如鼠,嚇成了這樣?”

“你!!!”

朱誌剛氣得渾身直顫,卻不複之前的囂張氣焰,因為黑洞洞的槍口,依舊對準了他的腦袋。

哪怕他心中有滔天怒火,也隻能強行壓住。

“小子,算你狠!今天我朱家認栽了,隻要你肯放過我,那之前的事情就一筆勾銷,我們朱家絕對不會再找你的麻煩!”

“一筆勾銷?”葉淩天眉毛一挑。

“冇錯!冤家宜解不宜結,之前我們朱家,的確有對不起你兄弟的地方!但,你不是也報複了?你讓人打斷了二弟的雙腿,還逼的家族眾人下跪道歉,有再大的氣也該消了吧?更何況......你總不可能真的開槍打死我吧?”

說到最後,朱誌剛從地上爬了起來,臉色恢複了鎮定,又多了幾分梟雄的風範。

他之所以敢如此有恃無恐,就是吃準了葉淩天不敢開槍。

畢竟,這可是在大庭廣眾之上,那麼多的賓客都看著。

如果葉淩天敢當眾殺人,絕對會成為通緝犯,甚至引動某些特殊部門,就算逃到天涯海角,都無法逃脫製裁!

“嗬嗬......”

突然,葉淩天笑了:“你知道麼,我這個人做事有一個準則!”

“什麼準則?”朱誌剛忍不住問道。

“斬!草!除!根!”

葉淩天冷冷吐出四個字,身上的氣勢截然大變,殺氣洶湧,彷彿化身為來自地獄的殺神。

周遭的溫度,瞬間降到了冰點。

朱誌剛忍不住打了個哆嗦,隻覺得一股涼意從腳底心湧上天靈蓋,彷彿要將他的血液連帶著靈魂一起凍結。

對於朱誌剛剛纔的話,葉淩天一個字眼都不信。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如果今天放了朱誌剛,讓他緩過勁來,那他絕對會進行雷霆般的報複。

葉淩天倒是不怕報複,但高陽可抵擋不住。

......

“好了,還有什麼遺言交代麼?”

葉淩天望著他,冷冷開口。

“......”

一時間,朱誌剛啞口無言,不知該說什麼。

“既然你冇話說,那我就送你上路了!”

葉淩天的聲音,就像是死神的宣判,容不得任何質疑。

“不!你不能殺我!”

強烈的死亡威壓之下,朱誌剛的精神防線瞬間崩潰,扯著嗓子嘶吼道:“我是東海船王,我是百億富豪,你怎麼能殺我?你怎麼敢?”

見他這幅癲狂的樣子,葉淩天冇有開口。

回答他的,是一發冰冷的子彈。

“砰!”

銀色的子彈穿膛而出,挾帶著巨響,轟向朱誌剛的眉心。

刹那間,朱誌剛的眉心,多了一道血洞。

鮮血如同噴泉般,洶湧而出。

“撲通!”

下一刻,他的身軀轟然倒地。

一代船王,就此死絕。

而他的眼珠子還睜得老大,似乎不敢相信這一切。

死不瞑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