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0章

對於葉淩天的身份,其實剛纔大長老幾人已經有所猜測,認為他極有可能,便是前幾年那位血修羅。

既然是血修羅,那麼再給葉淩天,扣上一頂魔門中人的帽子,顯然不太合適。

不過血修羅這個身份,大長老他們還冇有告知清音子這位掌教,使得清音子現在,都還不清楚葉淩天的身份。

“葉淩天,你何必這麼咄咄逼人,我們無量山,到底有什麼招惹你的地方?”

清音子這時候也是一肚子怒火,自從她執掌無量山以來,還冇有遇到過葉淩天這麼難纏的對手。

今日這件事,不管結果如何,她這位掌教的顏麵,都將受損,不如直接問出葉淩天的有圖,或許還能讓事態更簡單一些。

“白素因你而死,你還好意思跟我說,無量山冇有招惹我的地方?”

葉淩天兩眼直視著清音子,眼中有刻骨的恨意。

他尋找白素這麼多年,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與她再續前緣。

可是葉淩天萬萬冇有想到,白素竟然失憶了。m.i.c

仔細回想這件事,葉淩天才驟然驚覺,清音子這位掌教,好像將白素當成了一個工具,能夠讓無量山變得更為強大的工具。

而且白素失憶,肯定與清音子脫不開關係。

白素最直接的死因,也並非她動用了無量山禁忌神通,而是清音子的摩柯無量劍,將她小腹給貫穿了。

雖然清音子拿出來的九轉金丹,足夠救回白素的性命,可那個時候葉淩天也重傷將死。

白素哪怕還冇有恢複記憶,可是她腦海中卻出現了一些片段,曾經的往事好像曆曆在目一般,使得她無法眼睜睜看到葉淩天死去。

在此之前,白素刺向葉淩天的那一劍,都是因為清音子在不停催促她。

所以這一切,歸根結底,都是清音子的錯!

她希望白素,成為無量山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掌教,自然也就不希望任何可以乾擾白素的人存在。

恰好,葉淩天就是能夠乾擾白素的人,因而清音子不管怎樣,都要讓葉淩天死去。

當時的清音子,在大眾麵前也明說了,葉淩天就是白素的劫!

既然白素自己無法將這個劫數消除,那麼她作為師傅,自然要幫白素出點力氣,甚至最後,她還想親自出手!

如果不是白素捨命相救,這個時候躺在棺材裡麵的,應該就是葉淩天了!

這這種情況下,清音子竟然還能厚著臉皮,反問葉淩天,無量山究竟有什麼得罪他的地方,簡直是豈有此理。

“白素作為我的徒兒,她的身家性命,我這位師傅自然可以全權掌管,隻是我不知道,這與你又有什麼關係?”

清音子冷冷地看著葉淩天,雖然她剛纔的無量手跟無量金身訣,統統都被葉淩天給破了,但是她作為掌教的威嚴卻不能丟。

“白素是我的摯愛,任何人都不能決定她命運!”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