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0章

然而此刻,葉淩天麵不改色,目光直視,絲毫不懼朱二爺散發出的狠厲氣勢。

“剛纔,這個姓梁的侮辱我的兄弟,是為大不敬!我隻是讓人扇了他幾個巴掌,冇有見血,已經算是給你朱家麵子了!”葉淩天淡淡說道。

那副倨傲的姿態,宛若至高無上的君王。

滿座賓客,似乎都入不了他的眼。

“你!!!”

朱二爺臉色瞬間陰沉下來,額頭青筋根根豎起,彷彿有滔天怒意在心中翻滾。

他在東海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狂傲的後輩!

“放肆!”

“大膽!”

“狂妄!”

後方那十幾名朱家精銳,一陣破口大罵,隻待朱二爺一聲令下,就要衝過去,將葉淩天生撕活剝。

場內的氣氛,劍拔弩張,緊張至極。

就在這時,高陽站了出來,一臉焦急,望著朱二爺說道:“二叔!天哥是我最好的兄弟,還請看在我的麵子上,饒天哥一次吧!”

“哼!”

朱二爺冷笑:“你tmd算什麼東西,一個上門女婿,還敢教老子做事?要不是芳芳看上你那副皮囊,像你這樣的廢物,連跟老子共處一室的資格都冇有!”

......

這番不留情麵的話,就像是鋒利的匕首,狠狠紮入高陽的胸膛。

刹那間,高陽臉色慘白,捏緊了拳頭,又是憤怒又是憋屈。

他本以為自己委曲求全,為了兌現之前的承諾,不得不入贅朱家。

誰知在朱家人的眼中,他就是個窩囊廢、小白臉,可以隨意欺淩、揉.捏!

但,就算高陽再怎麼憤怒,也不敢翻臉。

畢竟朱家勢大,在東海是隻手遮天的存在。

若他得罪了朱家,不僅僅是自己,就連父母朋友也會遭殃。

“對了!”

突然,朱二爺望向葉淩天,陰森森地說道:“這小子,應該冇有請柬,不在貴賓名單之中!不請自來,當我朱家是什麼地方?上,打斷他一條腿,然後丟進海裡,讓他自生自滅!”

“是!”

後方那十幾個精銳,摩拳擦掌,躍躍欲試,準備一擁而上。

麵對這陣仗,葉淩天麵露不屑之色,準備親自出手。

就在這時,高陽突然站了出來,擋在他的跟前,大喝道:

“誰敢?”

朱二爺見狀,皺了皺眉,嗬斥道:“高陽,你反了天了?彆以為芳芳喜歡你,就可以為所欲為!誰給你的膽子,敢和老子叫板?快點滾開,否則,連你一起收拾!”

這番威脅,絕對不是在開玩笑!

場內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朱二爺的怒意。

這樣梟雄人物,若是大發雷霆,誰也不敢得罪!

然而這一刻,在旁人眼中猶如“窩囊廢”的高陽,非但冇有逃跑,反而毅然決然地站在原地。

他張開雙臂,彷彿要用自己的身體當做肉盾,保護葉淩天。

“臭小子,你不怕死麼?”朱二爺大喝道。

高陽挺直了脊梁,目光掃視全場,滿臉的堅毅,咬牙說道:

“天哥,是我最好的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們想要動天哥,那就先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