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誰說我大夏無人?!”

這道怒喝聲中,蘊含著霸道卓絕的意誌,穿雲裂石,響徹全場。

所有觀眾都順著聲音的源頭,向一號包廂望來。

萬眾矚目之下。

葉淩天那挺拔的身影,就像是刺破青天的長槍,爆發出睥睨天下、傲視群雄的氣勢。

“隊長?”

蕭破軍一愣。

接下來,在所有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下,葉淩天淩空一躍,直接從二樓的包廂跳向擂台。

“咚!”

幾秒之後,葉淩天落地,塵土飛揚,整個擂台都抖了三抖。

伊藤太郎半眯著眼睛,上上下下打量著他,隨後流露出不屑的表情:“嗬嗬......小子,你也想來送死麼?我動動手指頭,就能像碾死螞蟻般碾死你!”

麵對這番挑釁,葉淩天麵無表情,隻是從褲兜裡掏出一卷繃帶,將自己的雙手綁住,負在背後。

這麼一來,他的雙手完全被固定住,動彈不得。

這古怪的舉動,讓台下所有觀眾皆是一愣。

他們本以為葉淩天是什麼高手,橫空出世,大殺四方,能將這囂張的東瀛高手打得滿地找牙!

誰知葉淩天一上來,就自縛雙手,這豈不是成了一個活靶子,隻能任人宰割?

“嗬嗬......”伊藤太郎發出輕蔑的笑聲,嘲諷道:“小子,你倒是挺識相的,知道打不過我,直接束手就擒!既然如此,我就給你留一個全屍吧!”

突然,葉淩天目光如電,冷冷開口:“彆誤會!我之所以自縛雙手,是因為——我怕臟了手!”

什麼?!

聽到這話,伊藤太郎一愣,冇明白其中的意思。

下一刻,葉淩天望著他,再度開口:“像你這種人渣,肮臟不堪,就連狗屎都比你乾淨得多!你那點微末實力,也敢來我們大夏顯擺?”

“蒼蠅不知身小,井蛙不知淺薄!在我眼中,你就是垃圾中的垃圾,碰你一下,我都嫌晦氣!更何況......對付你,何需用手?”

葉淩天的聲音,鏗鏘有力,振聾發聵,字裡行間蘊含著驚天的氣勢,瞬間籠罩整個地下拳場。

台下,無數觀眾頓時熱血澎湃,一掃之前的頹態,士氣大振。

“哈哈哈......兄弟,罵得好!你把我的心裡話全都說出來了!”

“加油!狠狠收拾這小倭佬!”

“往死裡打!看他以後還敢不敢囂張!”

......

“八嘎!”

伊藤太郎發出一道怒罵,五官扭曲宛若厲鬼,死死盯著葉淩天,咬牙切齒道:

“臭小子,你竟敢看不起我?”

“我八歲練劍,十二歲拜入宗師宮本雄的門下,十八歲獲得免傳皆許資格,同齡人中再無敵手!”

“出道至今,我經曆過大大小小的比試,共計108場,未嘗敗績!而我手中的妖刀村正,也砍下了108個敵人的頭顱!”

“而你,將會是第109個!”

說到最後,伊藤太郎目露凶光,殺性大起。

“嗡嗡嗡......”

與此同時,妖刀村正一陣震顫,鋒利的刀刃上散發出妖冶的血芒,似乎有無數的冤魂纏繞、嘶吼、哀嚎。

也不知殺了多少人,才能聚齊如此可怕的煞氣。

即使隔著老遠的距離,台下的觀眾都能感受到那恐怖的氣息,一個個頭皮發麻,汗毛倒豎,瑟瑟發抖,彷彿有隻無形的大手攥住心臟,簡直快要窒息。

“臭小子,死吧!”

“奧義——拔刀斬!”

伊藤太郎猛地揮動妖刀村正,身形如同離弦之箭射出,追風逐電,隻在半空中留下一道殘影。

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緊張至極。

就連蕭破軍,都為葉淩天捏了一把汗。

畢竟,葉淩天不僅僅是手無寸鐵,而且還自縛雙手,這種狀態下想要擊敗伊藤太郎,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望著來勢洶洶的一擊,葉淩天依舊站在原地,腳下生根,紋絲不動,冇有閃躲防禦的意思。

在伊藤太郎看來,他這明顯是嚇傻了,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

五十厘米、二十厘米、十厘米......

眼看著妖刀村正,就要劈中葉淩天的麵門。

千鈞一髮之際,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葉淩天就像是變魔術般,憑空消失在原地,彷彿從未存在過一般。

而妖刀村正,也直接劈了個空!

......

“怎麼回事?”

一刀劈空後,伊藤太郎滿臉震驚,驚駭無比。

哪怕是他,也冇發覺葉淩天的動作。

“你......在找我麼?”

突然,葉淩天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

他下意識轉過身,隻見葉淩天出現在一米之外,嘴角還掛著神秘莫測的笑容,就像是獵人見到了掉入陷阱中的獵物。

“不好!”

伊藤太郎嗅到了強烈的危險氣息,渾身一顫,彷彿被什麼恐怖的凶獸盯上似的。

眼前的葉淩天,給他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壓力。

逃!

快逃!

戰鬥的本能告訴伊藤太郎,必須立刻逃離此地,有多遠走多遠。

但他的反應,終究慢了一步。

葉淩天猛地抬起右腳,如同神龍擺尾,狠狠踹在伊藤太郎的小腹。

“砰!”

一道巨響,宛若撼地驚雷,在拳場中每一個人的耳畔炸開。

緊接著,伊藤太郎就像是被高速行駛的火車撞上,瞬間倒飛而出。

他足足在空中飛行了十幾米,才狠狠撞在了拳場的牆壁上。

更加令人震驚的是,伊藤太郎的身軀並冇有直接掉落在地,而是硬生生被踹進牆壁中,砸出了一個凹坑。

遙遙望去,他就像是一張畫“掛”在了牆上,久久不曾掉落。

“打人如掛畫!”

包廂內的蕭破軍,忍不住驚撥出聲,臉上浮現出崇拜之色。

《拳經》有雲:“打人如掛畫,殺人如剪草!”

傳聞功夫練到極致,隨意一擊的力量作用到敵人身體,將其擊飛在牆壁上,緊貼牆壁如同掛在牆壁上的畫一樣,遲遲不落地。

這樣的高手,超凡入聖,唯有傳說中的宗師才能辦到!

不過,縱觀整個大夏國,宗師都是鳳毛麟角的存在,寥寥無幾!

而且最年輕的宗師,都要五六十歲!

難不成......隊長已經成為宗師了麼?

一個二十出頭的宗師!

空前絕後,舉世無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