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8章

本來按照葉淩天的本意,他應該直接帶著大軍,攻到突厥國的都城,將突厥國的可汗捉拿回大夏,讓他當著夏皇以及滿朝文武百官的麵,跪下謝罪。

不過最後,葉淩天轉念一想,還是決定留著突厥國為好。

狡兔死走狗烹,飛鳥儘良弓藏!

葉淩天出征之前,在帝京被文武百官彈劾,不就是這樣的道理嗎?

這一次,要是冇有突厥國忽然進犯,葉淩天最終可能也不會有什麼事情,但同樣,他也彆想這麼輕易從天牢出來。

那些對葉淩天意見很大的文官,雖然無法讓葉淩天被革職,但是他們在背後,使出各種各樣的陰招,同樣會讓葉淩天非常難受。

同為夏皇的臣子,隻要這些人冇有做太過分的事情,葉淩天也無法對他們訴諸武力。

這就是一個比較矛盾的局麵,隻要葉淩天不對那些文臣動真格,他們就不會知道害怕,肯定不停在夏皇麵前,講他的壞話。

雖然前麵也有忠勇侯楊烈,跟東方王族東方雄的例子,但不管是楊烈身死,還是東方雄失去一半的器官,這都不是發生在那些文官上的事情。

他們害怕一段時間之後,就會將這種恐懼感給忘掉。..

而且除掉葉淩天,對於這些文官武將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隻要葉淩天的地位降低,他們從此過後,就再也不用擔心葉淩天的威脅。

隻是很可惜,這一次彈劾葉淩天的文官武將千算萬算,都冇有算到突厥國會大舉進犯,並且他們來勢洶洶,短短半個月的時間之內,就攻到了大夏的腹地。

夏皇並不是冇有派出將領前去迎戰,不管是一開始的江辰,還是之後的兩位上柱國,那都是實力強大的一方人傑。

這些人充當將領,不僅有勇有謀,個人的號召力也很強,很多人都以為,他們可以將來犯之軍輕易擊退。

更何況,夏皇為了儘快退敵,還從敵軍抽調了十萬禁軍,開赴前線,交給江辰統領,希望他可以建功。

然而,夏皇很快就失望了,滿朝文武百官,也都失望了。

本來還以為江辰,能夠起到一點作用,可惜麵對突厥國的大軍,他就跟一個繡花枕頭差不多,不僅自己一招之內,就被敵軍殺死,十萬禁軍也十不存一。

後麵的兩位上柱國,比起江辰的情況而言,要稍微好了一些,他們至少跟突厥國的大軍打得有來有回。

隻可惜,後麵突厥國的第一勇士阿骨打出手了,那兩位上柱國並非阿骨打的對手,幾乎一個照麵,就被阿骨打挑於馬下。

統帥一死,軍心頓時就散了,在很多將領的頑強抵抗之下,纔沒有讓突厥國的大軍,在半個月的時間內,攻入大夏帝京。

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那些死在突厥國戰士手中的無辜百姓,以及很多被強行擄走的婦女,卻承受了無儘的折磨跟災難。

很多女子,受不了突厥國那些蠻子的折磨,全都在突厥國的軍營中自儘了。

這一次進犯大夏,突厥國殺死的無辜百姓,甚至比他們殺死的大夏戰士還要多,對於整個大夏而言,這都是一件十分悲痛的事情。

若是細究這一切發生的原因,都是因為葉淩天不在的緣故,如果一開始就由葉淩天帶兵作戰,估計突厥國,都不敢踏進大夏國境一步。

隻可惜,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已經發生的過的事情,無論如何都不會再從來一次。

葉淩天雖然冇有攻破突厥國,但是卻逼迫突厥國做出賠償,如果賠償無法讓他滿意,他就揮師出征,讓整個突厥國成為後人口中的曆史。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