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8章

足足過了許久,梁中玉纔回過神來,臉頰上傳來火辣辣的痛楚,又氣又怒。

以他的身份,何曾受過這樣的羞辱?

還是當著那麼多人的麵,這實在太憋屈了!

如果不立刻找回場子,他絕對會淪為笑柄,從今往後抬不起頭來。

“臭小子,你tmd是什麼人,吃了熊心豹子膽麼?”梁中玉咬牙切齒。

“我,是高陽的兄弟!”葉淩天回答。

......

什麼?!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不僅僅是梁中玉,周圍中毒賓客的臉上,都浮現出古怪之色。

要知道,新郎官高陽就是個窮吊絲,與朱家門不當戶不對。

正因如此,彆說是高陽的朋友,他的父母也冇資格登上這艘遊輪。

來參加訂婚宴的,都是船王邀請的貴賓!

結果現在,突然冒出一個新郎的兄弟,這讓人不得不產生懷疑——

莫非......他是混進來的?

“混賬東西!你以為自己是新郎的兄弟,就能在這兒為所欲為?笑話!高陽就是個上門女婿,就算入贅朱家,地位也不如狗!就算本少當著朱芳芳的麵,暴揍高陽一頓,朱家都不會替他出頭!”

梁中玉氣焰囂張,倨傲無比。

“你若再敢羞辱高陽一句,後果自負!”葉淩天冷冷開口。

“小子,你敢威脅本少?本少就是罵他了,你又能如何?”梁中玉雙手抱在胸前,一副挑釁的模樣。

“辱我兄弟者,殺無赦!”

葉淩天說著,猛地向前踏了一步,身上的氣勢截然大變。

“轟!”

滔天殺氣,肆意蔓延,就像是什麼恐怖的凶獸,在這一刻甦醒過來,勢不可擋,弑殺天下。

刹那間,梁中玉身軀巨震,就像是被澆了一頭冷水,之前的囂張氣焰,瞬間消散。

恐懼、驚駭、膽怯......

無數負麵情緒湧上心頭。

本能告訴他,應該儘快離開這兒,離眼前這個男人越遠越好。

但,他渾身動彈不得,無法控製自己的身軀,連挪動小拇指的力氣都冇有。

在他的視線中,葉淩天彷彿一尊來自地獄的殺神,心念一動,便可掀起腥風血雨。

......

突然,遠處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望向身邊的貴婦人,指了指梁中玉說道:“媽媽,你看那個叔叔,好像尿褲子了!”

聽到這話,場內眾人下意識地向梁中玉褲襠望去,竟發覺那兒有一片水漬,一路蔓延到褲腳管。

緊接著,一股腥臊味瀰漫開來,極度刺鼻。

這是......嚇尿了?!

任誰也想不到,在葉淩天的威嚴之下,梁中玉竟如此不堪!

“滾吧!彆在這兒丟人現眼了!”葉淩天厲聲嗬斥。

“小子,你給我等著!”

梁中玉撂下了狠話,踉踉蹌蹌朝著遠處跑去。

因為這場風波,周圍眾多賓客望向葉淩天的眼神,也多了幾分警惕之色,同時向四麵八方散開,彷彿葉淩天身上有什麼瘟疫似的,不敢接近。

他們可不想惹上麻煩!

過了幾分鐘,葉淩天的身後,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天哥,是你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