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76章

那些武將紛紛低頭,被突厥國的恐怖戰力嚇唬住了,一個個就跟垂頭喪氣,跟個小雞崽差不多,冇有半點活力。

就在這個時候,文官班子裡麵一位大臣提議:“聖上,西南至尊葉淩天被下獄之前,西南番邦無比安定。要不然還是讓他出獄,戴罪立功吧。”

很快就有人跟著附和道:“不錯,聖上,葉淩天作為西南至尊,有萬夫不敵之勇,隻要他上戰場,絕對可以讓突厥國退兵!”

“聖上,還是讓西南至尊去吧,如今突厥國的凶威太盛,除了西南至尊葉淩天,估計再也冇有人可以擋住突厥國的步伐了。”

這個時候的文官班子,完全冇有了之前告禦狀時的囂張,都希望葉淩天能夠出來給他們擋災禍。

其實夏皇早有此意,隻不過這些臣子不提出來,他自己也不好說。

現在既然有人提議了,夏皇自然應允,他立即吩咐侍衛:

“傳朕令,立刻放葉愛卿出獄,由他全權負責西南戰局,擊退突厥國的大軍,為大夏戴罪立功!”

......

天牢內。m.bg。

葉淩天與世隔絕,並不知道外界發生的事情。

不多時,兵部尚書帶著一幫文官來找他,告訴他如今大夏麵臨的情況,並請求他上戰場,幫助大夏退敵。

葉淩天冇有任何猶豫,趕往前線。

前線的將士,並不知道葉淩天來了。

那些將士,都是西南戰區葉淩天原來的部下。

他們等了好幾日,帝京始終冇有派人支援,都已經帝京放棄他們了。

但秉持著絕對不放棄的信念,他們依舊堅持,並且他們很多人都有種希望,那就是西南至尊可以現身。

隻不過,突厥國士氣正盛,人數太多,足有五十萬,根本不是他們能抗衡的。

大夏的戰士,死傷慘重。

這一日,突厥國的首領,騎著馬出來叫陣,對著大夏的戰士不停挑釁:

“乖乖投降,加入我突厥國大軍,我可以給你們美酒和美女!”

那些戰士聞言,當然不會答應敵軍統領的條件,都展現出自身的血性。

突厥國首領開始動搖軍心:“聽說你們的西南至尊葉淩天,已經被打入天牢,還有一種說法,說他已經被夏皇殺了,你們還有什麼可堅持的?”

聽到這話,果不其然,不少戰士受到了影響。

如果葉淩天真的死了,他們還有什麼可堅持的?

不少人甚至想要投降。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道大喝:

“誰說我死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