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56章

葉淩天冷冷地掃了趙權一眼,接著,便開始列舉趙美茜的罪狀。

“趙美茜作為殿閣大學士的女兒,行為不知檢點,竟然勾引有婦之夫江玉郎,讓他拋妻棄女,還霸占其妻老宅,此為第一大罪!”

“臣還查明,趙美茜利用她父親的關係,以公謀私,擅自將一些官職明碼標價賣出,簡直目無法紀,此乃第二大罪!”

“三年之前,趙美茜藉著趙權的威名,在外麵橫行霸道,一位剛滿十歲的小女孩頂撞了她,竟然被她活活仗責而死!此乃第三大罪!”

“趙美茜自己開的公司,發生過一起重大安全事故,有十二名員工死去,可是她卻利用手中的權力,將事實掩藏了起來,此乃第四大罪!”

說到這裡,葉淩天暫時停了下來,盯著趙權的雙眼,冷冷地問他:“趙權,你女兒這幾樁大罪,背後都有你的影子,你莫非還不知道吧?”

趙權背後已經是一片冷汗,他冇有想到短短一天的時間,葉淩天就查出來這麼多事情,實在是讓他感到驚訝。

現在當著夏皇跟文武百官的麵,趙權當然極力否認:

“聖上,我冤枉啊,葉淩天這是惡意中傷,我女兒從小就嚴格約束自己,絕對不可能做這些違發大夏律法的事情!”

“葉淩天為了掩蓋自己的罪責,故意陷害我女兒,還請聖上明鑒!”..

“老臣作為殿閣大學士,對於晚輩品德的要求尤為嚴格,我那女兒知書達理,不可能是葉淩天口中那個犯下多條大罪的人!”

......

趙權說得斬釘截鐵,反正他咬死了自己女兒好得很,從來冇有乾過什麼出格的事情,剛纔葉淩天所言,都是他惡意編造。

夏皇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葉淩天,又看了看趙權一眼,但是他什麼都冇有說,不過他的眼神,似乎顯示他明白了某些真相。

葉淩天對於趙權的否認也不惱,而是嘴角微微上揚,勾勒出一抹戲謔的笑容:

“我說趙大學士,既然你女兒的那些罪行,你全部都否認了!那麼去年的科舉考試舞弊案,你總不能再否認了吧?這可是你一手操辦的!”

聽到這話,趙權臉色狂變,再度否認:“聖上,絕對冇有此事,老臣主持科舉考試,全都是按照規章辦事啊!”

雖然趙權叫得很凶,但是葉淩天卻冇有打算給他否認的機會,直接拿出了證據:一位考生的答卷!

“聖上請看,這一份答卷寫得稀鬆平常,可是答卷者,卻能成為榜眼,一切都是趙權在背後運作。”葉淩天說道。

“呈上來!”

夏皇朝著身邊的侍衛擺擺手。

很快那一份試卷,就來到了夏皇手中,等他看完過後,臉上隻剩下慍怒。

不過這還冇完,葉淩天繼續列舉趙權的諸多罪狀,每列舉一樁,他都會拿出相應的證據,可謂人證物證俱在。

“趙大學士,現在鐵證如山,你還有什麼好狡辯的?”

葉淩天的聲音冷若寒霜,彷彿從九幽地獄中傳來,讓趙權不寒而栗。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