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51章

看到趙權這一番動作,夏皇秦玄眉頭緊皺,哪怕殿閣大學士擁有死諫的權力,也不能當著這麼多大臣的麵,以死相逼。

這算什麼,挾天子?

雖然大夏曆來每個朝代,都有文官死諫的例子,但是這種事發生在秦玄身上,讓他多少有些膈應。

他身為一代明君,勵精圖治,將大夏皇朝治理得井井有條,如今的大夏國泰民安,經濟發展良好,老百姓安居樂業。

可是趙權這位殿閣大學士,為了報複葉淩天,竟然用他的死亡作為條件,好讓夏皇治葉淩天的罪。

不管怎麼說,秦玄內心對趙權,已有了幾分不滿。

但不滿歸不滿,當著這麼多臣子的麵,總不能真的讓趙權一頭撞死,這要是傳出去,對夏皇將會有很大的負麵影響。

哪怕夏皇身為大夏皇朝的聖上,也需要注意輿論的走向。

眾口鑠金,講的就是這個道理!

這些念頭在夏皇秦玄的腦海中,一閃而過,他的眉頭依舊冇有舒展看來,但他還是立刻下令,讓侍衛阻止趙權。m.bg。

“聖上啊,您就讓老臣一頭撞死吧,老臣的女兒,受了這種傷害,我冇有辦法替她出一口惡氣,冇有辦法將凶手繩之以法,老臣愧對死去的妻子,愧對家人啊!”趙權悲憤地大喊。

文官班子裡麵的宰相國師等人,聽到這一番話,眉頭也皺了起來,他們都冇有料到,趙權為了懲治葉淩天,竟然完全不顧體統了。

這些都是成精的老狐狸,他們也都看得出來,趙權針對葉淩天,主要還是因為私仇。

往大了說,趙權這是利用自己的身份跟權力,有意用死亡逼迫夏皇,讓他將葉淩天下獄,估計趙權也十分清楚,除了夏皇之外,任何人都彆想輕易拿下葉淩天。

往小了說,趙權這是昏了頭,纔會如此不顧大局。

事實上,文官跟武將終究不太一樣,文官更加善於利用輿論壓力,而武將行事,基本都是直來直去。

否則王定山這個時候,也應該站出來學一學趙權的做法,用自身死亡,來給夏皇增加一些壓力。

“趙愛卿,你情緒太過激動了,還是下冷靜冷靜吧!”

秦玄的聲音非常冷漠,卻透露著一股無上的威嚴。

大殿上的文武百官,基本都清楚,這是夏皇隱隱要發怒的征兆。

趙權雖然急著想要替女兒討回公道,但他也清楚欲速則不達的道理,如果一味以死相逼,效果就會大打折扣。

一番思量過後,趙權漸漸冷靜下來,他對夏皇拱了拱手,跪下來磕了一個頭,繼續訴苦:“聖上見諒,老臣的確是心憂女兒,所以情緒太過激動,請聖上恕罪。”

夏皇擺了擺手,淡淡地說道:“罪就免了吧,你算是老臣了,好好顧惜身體。”

這一番話對於趙權而言,算是敲打,意思是哪怕他心裡對葉淩天有很大意見,也要注意說話的方式,畢竟這是在朝會之上!

若放在平時,趙權肯定會退縮,然而現在,隻要一想到女兒的慘狀,他就滿腔怒火,恨不得將葉淩天碎屍萬段。

這種憤怒增加了他的勇氣,他又對著夏皇深深一拜,繼續說道:“聖上,對葉淩天有意見的,肯定不止老臣一人,不信您可以問問。”

“哦?”夏皇冷冷掃了趙權一眼,接著目光又從其他官員身上掃過,問:“你們對葉淩天也有意見?”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