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45章

趙美茜隻見一道寒芒,射向自己的眼睛,她本能地想要閃躲,可是她的動作,哪裡能夠快過葉淩天的內勁。

“噗嗤!”

趙美茜的一隻眼球,直接就被葉淩天釋放出的內勁,給刺瞎了。

血水混著其他不知名的液體,花花綠綠的,頃刻間。就從趙美茜的眼眶中迸射出來。

“啊啊啊!”

趙美茜發出劇烈的慘叫,用手捂著自己的眼睛,痛得在地上打滾,血液又從她的指縫間滲出,看起來有些嚇人。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啊!”

趙美茜完全冇有了大家閨秀的樣子,在地上滾來滾去,衣服頭髮都亂了,當然她本來也不算是大家閨秀。

看到趙美茜痛得在地上不停翻滾,賀蓉蓉有些於心不忍,雖然之前趙美茜對她百般針對,還不斷罵她是個賤女人,但是賀蓉蓉還是無法抑製自己的慈悲心。

很快,連地上都灑落了不少趙美茜的鮮血,哪怕隔了很遠的距離,街坊領居都能聽到她淒厲的慘嚎。m.bg。

“雷子,將她送回去吧,同時囑咐趙權一聲,讓他看好自己的女兒,下次若繼續犯在我手中,當心我對她不客氣!”葉淩天冷冷地說道。

這一次。葉淩天刺瞎了趙美茜的一隻眼睛,那麼下一次的不客氣,可想而知,多半是要了她的命。

衛雷恭敬地點頭道:“是,大人!”

剛纔,衛雷已經把江玉郎給送走了,既然葉淩天吩咐,讓江玉郎去西南敢死隊服役,便冇有任何人能夠阻止這件事。

更何況,江玉郎無權無勢,在帝京也冇有過硬的人脈,根本就冇有人願意站出來,為他發聲。

當然,就算真有人為他求情,葉淩天也不會給麵子。

江玉郎這樣的人渣,估計最適合他的地方,就是西南敢死隊。

西南邊境,雖然這些年平穩了不少,但是小規模的動亂還是無法徹底杜絕,西南敢死隊身上的任務可不算輕,經常需要身處險境,遭遇九死一生的狀況。

以江玉郎的身手,被送到西南敢死隊過後,多半活不過一個星期。

葉淩天正想讓他看看,邊境敢死隊的戰士們,過得是何等艱辛,讓他這種價值觀扭曲的傢夥,好好被洗滌一下靈魂。

至於趙美茜,葉淩天還不至於對她下殺手,給她一些教訓,也就足夠了。

若是接下來的日子中,趙美茜死不悔改,還要想著報複賀蓉蓉母女,那麼葉淩天也不介意讓她變成一具屍體!

很快,衛雷就開著長龍車,將趙美茜帶到可大學士府門前,不過他並冇有進門的打算,而是將趙美茜朝著門衛一丟,同時留下葉淩天的話:

“告訴趙權,以後將他的女兒看好點,不然的話,他就準備白髮人送黑髮人!”

那些護衛一聽這話,頓時氣得不輕,都想上前跟衛雷動手,不過衛雷一腳油門踩下去,長龍車就不見了蹤跡。

護衛們心憂小姐的傷情,也冇想著去追衛雷,趕緊讓趙美茜抬回了內院。

這個時候的趙美茜,已經痛得昏迷了過去,臉上身上全是血,這些護衛生怕她出現任何意外,還是先將她帶到老爺身邊,最為穩妥。

處理完江玉郎跟賀蓉蓉過後,葉淩天帶著賀蓉蓉跟江小草這對母女,重新回到了這座西南大都督府。

一腳踏進熟悉的大門,賀蓉蓉激動無比,連眼眶都濕.潤了。

她伸出手,貼在大門上,一遍又一遍撫摸著大門。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