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44章

“大人說得對,葉淩天如此可惡,還踢斷了小少爺兩根肋骨,絕對不能讓他好過!”那位副官斬釘截鐵地說道。

王定山點了點頭,趕緊又吩咐了副官一句:“雖然我要繼續跟這位至尊掰手腕,但是你們,可不要擅自去送死,同時約束府上的人,這兩天誰先都彆處去了!”

之所以做出這樣的安排,王定山是害怕葉淩天,刻意針對他府上的人,反正小心使得萬年船,多留個心眼總是冇錯的。

......

大都督府前。

雖然王定山一行人,灰溜溜地離開了,但是這件事情還遠遠冇完。

江玉郎、趙美茜等人,依舊跪倒在地,每個人腦門上都是冷汗,身體也在瑟瑟發抖,明明天氣有些熱,他們卻像是處於寒冬一樣。

先前在賀蓉蓉麵前,江玉郎跟趙美茜表現得那麼囂張,揚言要將賀蓉蓉母女直接殺死,葉淩天怎麼會輕易饒過他們。

“說說吧,這件事怎麼辦?”葉淩天的目光在眾人身上掃過,最終落在了江玉郎身上。

有個護衛膽子太小,被葉淩天的目光一掃,竟然直接尿了褲子,一股騷臭味很快瀰漫開來,這就讓其他人更加恐懼了。m.bg。

不能江玉郎開口說話,那些護衛就一個勁給葉淩天磕頭:“至尊大人,我們有眼無珠,先前頂撞了您,請您高抬貴手,大人不計小人過啊,我們給您磕頭了大人!”

葉淩天想要懲罰的是江玉郎,跟趙美茜這兩個首惡,至於這些護衛,哪怕先前對他態度也不好,但是他卻不想過多計較。

“都給我滾吧!”葉淩天擺了擺手。

那些護衛如蒙大赦,趕緊屁滾尿流地逃走了,速度奇快,好像生怕葉淩天又改變主意。

江玉郎也站起來,準備跟著一起逃跑。

“給我跪下!我讓你走了嗎?”葉淩天一聲怒喝,宛若驚雷。

江玉郎被嚇得四肢發軟,直接跪在地上,拚命磕頭求饒。

然而都這個時候了,趙美茜竟然還在耍大小姐性子,搬出殿閣大學士的名號,想要嚇唬葉淩天。

“殿閣大學士,不過如此,我們找他算賬都是好的!”

葉淩天冷冷地說了這一句,直接上前,給了江玉郎一耳光,則是替賀蓉蓉還給他的。

“雷子,把這個人渣,送到西南敢死隊,服役十年,方可回來!”葉淩天吩咐衛雷。

衛雷立即照辦,一把掐住了江玉郎的手臂,江玉郎向賀蓉蓉求饒,想要讓賀蓉蓉替他求情,“蓉蓉,一日夫妻百日恩......”

但賀蓉蓉彆過頭,根本不理他,之前江玉郎的表現,讓賀蓉蓉徹底死心了。

江玉郎哭喊著被衛雷帶走了。

“趙美茜,既然你有眼無珠,那就給我瞎!”

葉淩天遙遙點出一指,戳瞎了趙美茜一隻眼睛。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