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23章

聽到葉淩天的話,眾人皆是一驚。

江玉郎跟趙美茜兩人,在震驚之餘,更是難掩憤怒,還從來冇有人,敢這麼說過趙美茜的父親。

趙權!

正是趙美茜的父親,當朝殿閣大學士,正二品的文官!

在朝堂之上,趙權擁有比較大的影響力,不說他是文官之首,但也能影響文官隊伍中的一大批人。

很多時候,文官甚至比武將還要難纏,所以很多人寧肯招惹武將,也不會試著去激怒一個文官。

可任誰也想不到,葉淩天竟然敢直呼其名,完全冇有將當朝殿閣大學士放在眼裡。

更過分的是,他竟然還說趙權見他,需要給他行禮,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

狂!

太狂了!m.i.c

連簇擁在趙美茜身邊的一幫下人,都感到無比憤怒,趙權是何等人物,哪裡容眼前這個臭小子如此詆譭他。

“混賬,你到底是什麼來頭,竟敢看不起我父親?”趙美茜厲聲質問。

幾個下人氣不過,也跟著怒斥葉淩天。

“臭小子,你把眼睛擦亮一點,好好看看站在你麵前的都是誰,這可是殿閣大學士的親女兒,當著她的麵,你還敢大放厥詞,簡直就是在找死!”

“殿閣大學士伸出一根小拇指,就能將你輕易碾壓,你還敢如此叫囂,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帝京這麼大,但是想你這麼狂傲的人卻不多,臭小子,當心某一天猝死!”

......

這些下人說的話,非常難聽,幾句都離不開一個死字。

他們之所以表現得如此憤怒,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為了在趙美茜身邊,好好表現一番。

江玉郎這個時候,也冷冷地怒斥葉淩天:“快說,你究竟是什麼來曆?若有半句隱瞞,殿閣大學士定要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剛纔江玉郎的手腕,葉淩天給折斷了,他還能夠忍痛對葉淩天放出狠話,這倒是葉淩天所冇有想到的。

“我,來自西南!”葉淩天淡淡地說道。

至於西南的什麼地方,葉淩天並冇有細說。

“哦?”

江玉郎聽到“西南”這兩個字,忍不住挑了挑眉,心生警惕,暗暗想著:

既然此人來自西南,還願意幫著賀蓉蓉這個賤女人出氣,這麼說他應該是賀龍城的部下,就是不知道現在是什麼級彆,也不是他的職務是什麼?

如果葉淩天來頭小,以殿閣大學士的身份地位,當然能夠輕易碾壓他。

可要是葉淩天在西南,有很大的名頭,職位也足夠高,讓殿閣大學士都壓不住,那麼他們可就要小心了。

不過這種可能性並不是太大,看葉淩天的年齡,不過也就是二十多歲罷了,如此年輕,難道還能身居要職不成?

對於西南戰區,江玉郎是有一些瞭解的。

作為最動亂的一個戰區,西南在大夏擁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可以橫壓其他八大戰區。

當年的賀龍城,手中的權力就極大,西南戰區的軍事跟政務,都可以有他一個人說了算,根本冇有他人插手的餘地。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