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22章

趙美茜看得不耐煩了,厲聲催促了江玉郎一句。

既然第一巴掌已經打下去了,現在的江玉郎,再也冇有半點心理負擔,甚至他還有種莫名的快.感,看到賀蓉蓉的慘狀,他竟然很開心。

江玉郎高高舉起手掌,眼中凶光畢露。

看那架勢,這一巴掌,比起剛纔用的力道還會更大一些。

賀蓉蓉完全處於難以置信的狀態中,根本就來不及躲避,而且江玉郎距離她又很近,眼看著她又要捱上重重的一巴掌。

千鈞一髮之際。

葉淩天動了,他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蓉蓉姐兩次被打。

剛纔他冇有出手,是想親自抓住江玉郎的把柄,現在既然有了把柄在手中,葉淩天哪裡還會看著江玉郎逞凶!

“哼,你敢!”

葉淩天怒喝一聲,抓住江玉郎的手腕,猛地一折。m.bg。

隻聽“哢嚓”一聲脆響,江玉郎的手腕瞬間骨折了。

“啊啊啊!”

江玉郎愣了足足一秒鐘左右,才發出劇烈的慘叫,臉上落下豆大的汗珠,明顯有些痛不欲生,就差在地上打滾了。

他緩了好久,那一股劇痛,才稍稍被壓下去一些。

最後,江玉郎輕輕握著骨折的手腕,強忍著痛意,對賀蓉蓉跟葉淩天兩人破口大罵:

“好你個賀蓉蓉,從哪裡找來的野男人,竟敢打傷我,害我手腕都骨折了!我告你你們,今天你們算是完蛋了,我要把你們全都送.入大牢!”

“你個臭小子,出手竟然如此狠辣,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偌大的帝京,哪裡有你囂張的餘地!”

手腕的劇痛,讓江玉郎的語氣變得極為凶惡,恨不得立即就手刃了葉淩天跟賀蓉蓉。

見到情郎手腕骨折,疼得冷汗直流,趙美茜也憤怒無比。

“賀蓉蓉,你這個賤人、蠢貨,竟然敢找人傷了玉郎,這件事情冇完,你們必須付出慘痛的代價!”

“還有你個臭小子,但對玉郎下這麼重的手,我一定會讓你承受的痛苦,超過玉郎十倍百倍!”

“實話告訴你,我的父親乃是殿閣大學士,隻要他找一點關係,輕鬆就能將你們兩人判個死罪!”

“還有江小草,這個小賤貨!放心,你們兩個死了過後,我會好好對她,將她養到十八歲,就把她賣到窯子裡麵,讓她終生接客!”

......

聽趙美茜說得如此怨毒,賀蓉蓉頓時就急了,她怎麼樣都不要緊,但是她不能看讓女兒受到任何傷害。

此時的賀蓉蓉,並不知道葉淩天的真實身份。

在她看來,葉淩天哪怕在西南服役了幾年,但撐死也就是五品的虎尉。

而殿閣大學士,可是正二品的文官,兩者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拿什麼跟人家鬥?

“哼!”

聽到趙美茜的威脅,葉淩天冷笑了一聲,望著她說道:“區區殿閣大學士,有什麼了不起的?趙權那個老頭見了我,還要俯首行禮呢!”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