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10章

小女孩在原地跳了兩下,拍打著自己的雙手,興奮地說道:

“淩天叔叔,我叫江小草,媽媽經常給我說你的故事,說你是頂天立地的大英雄,打跑了很多壞人,就和我外公一樣!”

聽小女孩這麼一說,葉淩天忽然愣了愣,他倒是真的冇有想到,蓉蓉姐還給女兒說過自己的事情。

雖然賀龍城對於葉淩天而言,可以說是亦師亦父,但是賀蓉蓉跟葉淩天的交集,並不算多。

尤其是葉淩天成為西南至尊過後,賀蓉蓉跟他的交集就更少了,已經有好幾年的時間,他甚至都冇有見過賀蓉蓉。

每每想到這一點,葉淩天就有些內疚,畢竟賀龍城去世之前,專門囑咐過他,讓他幫自己照顧女兒。

葉淩天認為自己失職了,這一次如果不是因為東方王族的事件,他可能還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重返帝京。

而他晚回來一天,也就意味著賀蓉蓉母女,要多承受一天彆人的欺辱。

從剛纔那一幕,葉淩天也看得出來,賀蓉蓉母女在帝京,生活得非常不容易,恐怕時不時就要受到哪些大戶人家的欺淩。

並且很多仇恨,都是從上一代過渡而來,賀蓉蓉母女稚嫩的肩膀,又哪裡扛得住那種巨大的壓力。m.bg。

葉淩天抬頭看了“西南大都督府”的牌匾一眼,而後轉過身對小女孩說道:“小草,來叔叔揹你回家!”

葉淩天背起了江小草,朝著那棟大都督府走去,想要趕緊看看蓉蓉姐的情況,隻希望她不要跟江小草一樣,也在受人欺負。

“叔叔,不行,我們不能進去!”

江小草立刻搖頭,阻止了葉淩天:

“媽媽給我說了很多次,這棟房子......已經不再屬於我們家了!如果回去的話,肯定會捱打的!你不知道那些人,打人有多痛,我手臂上打出來的傷痕,兩個月了還冇癒合!”

說到最後,江小草臉上流露出恐懼的表情,很顯然,這一棟宅子裡麵的某些人,對她十分不友好,讓她吃了不少苦頭。

“小草,你是什麼意思?這不是西南大都督府嗎,你外公就是之前的西南大都督,這宅子肯定你們家的!”葉淩天斬釘截鐵地說道。

雖然賀龍城過世好幾年了,但是按照當時的規定,這棟大都督府,理所應當屬於賀家,任何人都不能搶走。

但是聽小草的意思,難不成這棟府邸竟然易主了?

葉淩天心中的恨意跟愧疚之情,頓時又多了一層,他實在是想不到,自己不在帝京的這幾年,賀蓉蓉跟她的女兒,究竟是怎麼活下來的。

或許江小草那種警惕性十足的表現,也跟她這些年受到的欺負太多有關,葉淩天冇來由的有幾分痛心。

要是他早點來帝京看一看蓉蓉姐母女的情況,那該有多好啊!

“小草,你告訴我,現在是誰住在宅子裡麵?”葉淩天壓下心中的思緒,趕緊問道。

“是爸爸,還有......那個壞女人!”

江小草突然眼神一黯,彷彿想起了什麼可怕的回憶,嬌軀都在微微發顫。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