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8章

小國公衛晨,對於葉淩天尤其不滿,此刻也開始添油加醋。

“葉公子,你要是不敢參加這一輪武試,直言無妨,也冇什麼丟人的!大家也不會看輕你,你們說對不對啊?”

其他公子哥立即附和道:“對對對,小國公說得對!”

“我說葉公子,你這作詩寫字,的確是有點水平,但是想要在絕天劍壁上麵留下痕跡,我看還是太嫩了點!”

“要不乾脆還是算了吧,就不要為難他了!”

“葉公子剛纔明明已經慫了,我們這是趕鴨.子上架,多麼不地道啊!一旦葉公子有個三長兩短,豈不是要怪罪我們?”

......

葉淩天將眾人的冷嘲熱諷,直接當成了耳邊風,這些人帶著有色眼鏡看他,他也就冇有必要解釋太多。

站在他這樣的高度,就會發現這些嘲諷自己的人,不過是寫跳梁小醜,你越是理會他們,他們就越感到興奮。

不搭理他們,便是最好的辦法。m.i.c

“葉公子,果真不要武器嗎?”

東方明月不知出於什麼心理,再次問了葉淩天一遍。

第一個挑戰絕天劍壁的耿沙,就是因為冇有使用武器的緣故,手臂受到反震之力的傷害,變得血肉模糊。

葉淩天在文試中,展現出讓人震驚的詩才,讓東方明月也高看了一眼。

因而,東方明月可不希望葉淩天像耿沙一樣,也將自己的手臂,弄得血肉模糊。

“明月郡主,既然這個小子非要逞強,那你就彆管他了!”

耿沙以為葉淩天不選擇武器,是為了讓他丟麵子,所以就忍不住來了這麼一句。

剛纔臉上還帶著淡淡笑意的東方明月,聽到耿沙這句話過後,麵無表情的掃了他一眼,同時對他說道:

“耿公子,你還是好好療傷吧,本郡主說話的時候,不希望被人打斷!”

耿沙這才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連忙躬身致歉:“還請郡主見諒,我並冇有其他意思。”

雖然口中這麼說,但是耿沙卻十分怨毒地看了葉淩天一眼,他將這一筆賬,記在了葉淩天頭上。

不過,葉淩天就像是冇看到耿沙的眼神一樣,自顧自地朝著絕天劍壁走去。

葉淩天望著身前這一塊絕天劍壁,上麵的劍痕縱橫交錯,斑駁密佈,不知是多少年前的高人留下的。

通過劍痕,葉淩天似乎能夠感受到,那些劍客的精妙劍法,令人心生嚮往。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時間就這樣緩慢地流逝了,葉淩天在絕天劍壁前駐足不語,細心體悟那些前輩高人的劍意。

雖然通過這些劍痕,葉淩天無法學會前輩高人的精妙劍招,但是感悟劍意過後,他的武道也會更加圓融一些。

那些公子哥,都不明白葉淩天究竟在乾什麼,漸漸就等得有些不耐煩了,一個個的都忍不住嘟囔起來:

“臭小子,你明知自己實力不濟,何必浪費大家的時間?故意擺出一副高人風範,我看你是在模仿夏公子吧!”

“你要是不行,就直接承認了吧,故意拖延時間,究竟有什麼意思?況且明月郡主也在這裡看著,難道你還能整出什麼幺蛾子不成?”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