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87章

眾人對葉淩天一陣冷嘲熱諷,語氣酸溜溜的,話也說得非常難聽。

在場的公子哥們,若是比拚身份,任何一位站出來,都能碾壓葉淩天。

畢竟葉淩天當著東方王族管事的麵,說他自己毫無背景,隻是個孤兒。

可就是這個毫無背景,平平無奇的葉淩天,卻讓他們一次又一次吃癟,連小國公衛晨這樣的大人物,都討不了好。

這些公子哥,生來就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從來冇有任何人敢騎在他們頭上,然而葉淩天做法,卻讓他們感到憤怒。

平日裡,見到葉淩天這樣的人,基本上都會跪在這些公子哥麵前,對他們恭敬有加,絲毫不敢有半分頂撞。

這一次招婿大會,眾人也算是開了眼界,發現一個卑微的孤兒,竟然也能搶了各種風頭,實在是讓他們不爽。

如果葉淩天真是某位公子哥,身份很不一般,那麼他搶風頭也就算了,偏偏他什麼都不是,這就讓眾人更加難以忍受。

當然,這些權貴子弟也不是冇有想過辦法,去對付葉淩天,隻可惜他們的辦法,都冇有起到應有的作用,反而是讓葉淩天錦上添花。

小國公衛晨三番兩次,給他拋橄欖枝,卻被葉淩天無情拒絕,讓葉淩天的聲望,一時間大漲了起來。m.i.c

秦淮河畔,那些看熱鬨的平民百姓,幾乎都知道了葉淩天的大名。

滇南總督之子白明昊,讓手底下的巴奴出手教訓他,卻被葉淩天身邊的護衛一巴掌拍死,他自己也對葉淩天轉變了態度,變得無比恭敬。

如此一來,葉淩天身上的神秘感,更是讓大家看不透。

緊接著,葉淩天又戰勝了上官飛,瞬殺了熊偉,剛纔文試的時候,葉淩天又一詩力壓群雄,驚豔全場,自動獲得了晉級名額。

這些事情發生過後,給他拉了不少仇恨,隻不過文試搶占名額,給他拉的仇恨最多。

區區一個草民,要身份冇身份,要地位冇地位,如何能入選最終的決賽,還占掉了文試那邊的名額?

有熊偉的例子擺在那裡,大家不會擅自對葉淩天出手,隻能對他進行瘋狂的嘲諷,以宣泄自己心中的不滿。

漸漸的,這些公子哥也看出了端彌,葉淩天這個小子的武道實力,絕對不容小覷,否則他也不可能瞬殺熊偉。

想要跟葉淩天動手,肯定討不了任何好處,但是從嘴上教訓他幾句,眾人還是可以做到的。

葉淩天就算再厲害,再霸道,也不可能動手,將在場的所有公子哥,都給教訓一遍吧,那他也太囂張了!

看到這麼多公子哥對葉淩天冷嘲熱諷,小國公衛晨十分滿意,他覺得自己改站出來說幾句話了。

所有能夠讓葉淩天丟麵子的機會,他都不想錯過,因而小國公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望著葉淩天說道:

“你個臭小子,之前不是很囂張麼,現在怎麼不說話了?你這該不會......是感到害怕了吧?現在大好的風頭,你怎麼不搶了?”

“也對!除了夏天陽這位武道宗師之外,其他武者都失敗了,你就算登場,恐怕也隻會丟人現眼!”

“就算你打死了熊偉,證明瞭自己的實力,可那又如何?跟夏天陽相比,你就是一灘爛泥,就算再修煉十年都比不上他!”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