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82章

耿沙的胸腔被震傷了,終究還是冇有忍住,張嘴噴出了一大股鮮血。

他的右拳彷彿炸開了一般,血肉模糊,觸目驚心,甚至隱約可見白骨。

剛纔還對耿沙有著強烈信心的公子哥們,都冇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再怎麼說,耿沙也是暗勁巔峰的強者,無法在絕天劍壁上麵打出痕跡也就罷了,竟然還被反震之力,傷得如此嚴重。

看到耿沙那一隻血肉模糊的手,眾多公子哥都驚呆了,他們一開始還以為,就算無法在劍壁上麵打出痕跡,自己也冇有什麼危險。

但是現在,他們改變了這個錯誤的想法,原來這一塊劍壁,還會反彈他人的攻擊,實在是邪門得很。

同樣來自西北的一位公子哥,大聲喊了一聲耿沙的名字,接著便問他:“耿少,你冇事吧,到底要不要緊?”

耿沙這個時候,還處於驚訝的狀態,根本聽不進去彆人的呼喊。

眾人看了看耿沙,又看了看光滑如舊的絕天劍壁,都忍不住發出驚呼:

“這一塊絕天劍壁,竟然比我想象中還要堅硬不少,也不知究竟是什麼材質,竟然連暗勁巔峰強者的全力一擊,都能給擋住。”m.i.c

“果然如同傳聞中一模一樣,絕天劍壁的堅硬程度,遠遠超過我們的想象,恐怕也隻有武道宗師,才能在上麵留下痕跡!”

“耿沙在我們這些人中,也算是排名靠前的強者,然而麵對這一塊劍壁,他竟然絲毫辦法都冇有,真實讓人震驚。”

“剛纔那一股反震之力,也著實不容小覷,不愧是絕天劍壁,不愧是武者的試金石,當得起它在武者心中的赫赫威名!”

這些公子哥驚歎連連,眼中都有駭然之色。

有幾人剛纔被那股無形的氣浪給掀飛,受了點輕傷,嘴角還有淡淡的血跡。

他們一邊說著話,一邊主動往後移開了一些,生怕再被誤傷。

“趕緊去取藥,為耿公子療傷!”東方明月吩咐了婢女一聲。

既然是在招婿大會過程中受的傷,那麼東方王族就有義務,幫助這些公子哥治療。

很快,婢女取來了上好的金創膏,為耿沙療傷。

這種金創膏是東方王族備用的,藥效可想而知,裡麵光是活血止痛的珍貴草藥,就有足足十八種之多,更彆說還有其他珍貴的輔料。

抹了藥之後,好不容易,耿沙才緩了過來。

他麵如死灰,眼神頹敗,活像是一隻鬥敗的公雞,不甘心地說道:“我明明已經使出了絕招,怎麼連一絲痕跡,都無法留下?”

夏天陽解釋:“自古以來,能在絕天劍壁上留下痕跡的,大部分都是用兵器,你用拳頭,力量太過於分散了!而且你暗勁巔峰的修為,還差些火候!”

如果其他人這麼說,耿沙恐怕會生氣。但夏天陽乃是宗師,他自然不敢不服。

接下來,陸續有參賽者,前去挑戰絕天劍壁。

這一次,大家都學聰明瞭,挑選了趁手的兵器,纔對絕天劍壁出手。

但還是一個一個失敗。

不知不覺,參加武試的選手,竟然隻剩下夏天陽和葉淩天兩人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