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6章

突然,工部侍郎之子江洋,不屑地撇撇嘴,開口道:“本來,還以為此人,是個有力的競爭者,想要扮豬吃老虎,所以才如此低調!結果弄了半天,就是個平民百姓,倒是讓我們白緊張了!”

黃國公之子黃皓也不耐煩地說道:“這種小雜魚,就應該直接趕走纔對,他哪來的資格踏入朝天宮?這裡哪一位的身份,不足以壓死他?”

鎮國大都督的兒子夏天陽,十分不屑地說道:“呸!這種想要撿漏撞大運的臭小子,老子最是看不慣,若是東方王族不阻攔的話,我直接將他丟出去!”

“特麼的,這是浪費我們的感情,讓我們憑空猜測了一番,冇想到他就開了個破長龍,真該死!”鎮北大都督的獨子冷冷說道。

“就是!”

其他公子哥也紛紛附和:

“雖說這次招婿大會,不問出身,但王女當年曾拒絕過聖上的賜婚,她能看得上的,乃是冠絕當世的人傑,又豈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參與的?”

“這個臭小子,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本事!到時候,隻會自取其辱!”

“也不用到時候了,他現在不就成了笑話嗎?我估計外麵圍觀的百姓,已經笑得前仰後合了!”

“依我看,他就是趁著這個機會,想要近距離看看王女的芳容,這種狗東西,等我找個機會,直接挖了他的眼睛!”m.bg。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

這些權貴子弟,對葉淩天發出各式各樣的譏諷,有幾個脾氣暴躁的,恨不得立即衝上前,將葉淩天狠狠揍一頓。

葉淩天身為宗師,聽力何其驚人。

在座這些權貴子弟的話,他都聽得清清楚楚,但是他置若罔聞,直接走向朝天宮內部。

東方王族的管事,這個時候也注意到了葉淩天,他眸中的厭惡之意,一閃而過,若不是今天情況特殊,遇到葉淩天這種人,管事早就用腳踹了。

什麼東西,也敢投機取巧,接近自家郡主,呸!

雖然對內心對葉淩天十分不滿,但是礙於自己的職責,管事還是過來接待一番,讓葉淩天寫下姓名,登記身份。

這也是對於所有競選者要求,哪怕是國公之後,或者是大都督的獨子,也需要親自寫下自己的基本資訊。

葉淩天從管事手中接過毛筆,手腕一抖,筆走龍蛇,鐵畫銀鉤,在潔白的宣紙上麵,寫下三個大字:

葉淩天!

“好字!”

管事見到這三個字,驟然間覺得眼前一亮,剛纔對於葉淩天的輕視跟不喜,少了一大半不說,竟然還忍不住讚歎了一番。

由於常年侍奉東方王族,這位管事耳濡目染之下,眼界也練出來了,見識過許多書道大家,對於書法的鑒賞力,遠超一般人。

另外,在場的某一位公子哥,名為宋愷之,就是當朝書法大家的傳人,一字千金。

宋愷之的書法,這位管事剛剛也看過。

但是較之葉淩天,似乎還略遜一籌。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