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53章

“轟!”

葉淩天這句話,就像是一塊巨石砸入平靜的水麵,頓時激起千層浪花,在場內引起一番軒然大.波。

在場的大佬,哪怕絞儘腦汁都想不到,葉淩天竟然敢說出這麼冇有腦子的話語,他到底從哪來的底氣?

一個西南戰區小小的統領而已,級彆跟馬副城主,猶如雲泥之彆,馬副城主想要弄死他,那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葉淩天的確是西南敢死隊的一員,可以不怕死!

然而,他肯定還有家人吧,難道他不替自己著想,也不替他身邊的家人著想嗎?

退一萬步講,葉淩天就算可以將生死置之度外,敢跟馬副城主叫板,那麼他的家人怎麼辦,跟他交好的那些朋友,又該怎麼辦?

若是一位副城主想要對付葉淩天,那肯定有的是辦法,就算不能拿葉淩天本人出氣,他身邊的人,也可以好好打壓一番。

就拿眼前的情況來說,哪怕馬副城主真的無法奈何得了葉淩天,他肯定可以從羅成身上下手,既然羅成是葉淩天的兄弟,那麼馬副城主對付羅成,肯定可以讓葉淩天不好受!

葉淩天可以隨便離開建鄴城,但是羅成卻不可以,畢竟羅成的根在這裡,想要徹底離開,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隻要羅成留在建鄴,身為副城主的馬遠超,肯定能夠用不下十種方法去對付他,每一種方法,都能讓羅成苦不堪言。

就算馬遠超不自己動手,在場的大佬為了向他邀功,肯定也會用儘一切手段打壓羅成。

總而言之,這位副城主就算無法針對葉淩天,也能找到辦法膈應他,除非葉淩天手眼通天,能夠讓馬遠超屈服,並且再也不敢想報複的事情。

目前,眾人所知道的情況非常少,根據潘天風之前的陳述,他們知道了葉淩天是西南戰區敢死隊的統領。

一個小統領,完全無法跟高高在上的副城主對抗,尤其是建鄴城這種富饒之地的副城主,手中的權力,甚至還要超過某些地方的正牌城主。

而且在場很多大佬,都或多或少得到過馬遠超的恩惠,現在看到葉淩天對他如此不恭敬,眾人瞬間就怒了。

馬副城主這種身份,理應得到葉淩天的尊敬,可是葉淩天倒好,竟然絲毫不給副城主麵子。

無論如何,他們都無法再忍受了,全都對葉淩天怒罵了起來:

“你個臭小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當著我們這麼多人的麵,居然敢如此對馬副城主講話,找死!”

“混賬東西,趕緊跪下來給馬副城主磕頭謝罪,否則這件事一旦捅出去,定然要將你抓如大獄,砍掉腦袋!”

“以下犯上,可是我們大夏的重罪!現在有我們這麼多的人證,你休想抵賴對馬副城主不敬的事實,若是你肯承認錯誤倒也罷了,若是不肯,我們定要讓你好看!”

“趕緊跪下,好好給馬副城主認個錯,否則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

在場的大佬們,全都義憤填膺,對葉淩天發出各種各樣的怒斥,恨不得剝掉他的皮才能滿意。

這種情緒,當然不完全是幫著馬遠超出氣,一部分也是為了他們自己,畢竟他們剛纔,也都被葉淩天給羞辱了。

跟這些大佬激烈的反應不同,葉淩天卻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彷彿在場的所有人,的確冇有資格跟他為敵一樣。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