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除了一些口頭的感激之外,潘玉也冇有為她做過任何事情,如今就連結婚,都讓她陷入難堪。

作為強尖案的“受害者”,雖然李明熙跟羅成之間,冇有任何實質性的接觸,但是其他人可不會這麼認為。

而一旦李明熙說出真相,那麼她跟潘玉聯手陷害羅成的事情,就會曝光在眾人眼前,到時候潘家跟李家,一定會被人罵得豬狗不如。

刻意去誣陷一位戰鬥英雄,在大夏的律法中,也是重罪,哪怕潘玉跟李明熙身份都不一般,他們也肯定會受到律法的製裁。

所以此刻,最為難的就是李明熙,她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整個人處於兩難的境地,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做纔好。

站在她身旁的潘玉,臉色同樣非常難看,心中更是感到一股沖天的憤怒,他咬著牙,惡狠狠地說道:

“真是可惡!那個臭小子,竟然還真的敢來參加我的婚禮?今日,我必定讓他有來無回!”

此話剛一出口,潘玉忍不住想著,難道剛纔那些風塵女,都是羅成找來的?

雖然羅成有這種動機,但是潘玉並不認為他有這樣的實力,如今羅成的身份隻是一個人人都嫌棄的強尖犯,試問有誰願意去幫他?

不管羅成今天來是想做什麼,確認到來的訊息後,潘玉怒不可遏,向門外望去

很快,三道人影,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羅成走在最前方,占據了C位。

他西裝革履,精神抖擻。

雖然瘸了一條腿,拄著柺杖,但這幾天的時間,他的精氣神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彷彿又重新變成了當年那個“玉麵小旋風”!

葉淩天和衛雷緊隨其後,充當陪襯,卻令人無法忽略。

衛雷那兩米多高的體格,宛若移動的鋼鐵堡壘。

葉淩天乍一看最普通,但仔細觀察,會發覺他的眸中暗含精光,若隱若現。

他就像是藏於鞘中的寶劍,雖然一時收斂鋒芒,但一旦出鞘,天下皆殺!

萬眾矚目之下。

一行三人走入潘家。

哪怕已經知道了葉淩天的身份,但此刻,羅成心中還是有些發怵,腳步都有些發飄。

“彆怕,無論什麼時候,我和西南戰區,都是你的最堅強的後盾!”葉淩天沉聲道。

聽到這話,羅成信心倍增,走進彆墅,直麵滿堂的賓客。

潘玉直接衝了過來,惡狠狠瞪著他:“混賬東西,剛纔那些老孃們,都是你找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