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怎樣,潘少都是我等的楷模,能夠讓整個會所過來給他慶賀新婚,他以往肯定是夜夜笙歌!”

“說句實話,我不僅冇有替潘少感到難堪,甚至還有一絲羨慕!”

“哈哈哈這麼多美少女站在你麵前,恭敬地給你行禮,大片肌膚都展現給你看,誰能不羨慕啊?”

漸漸地,台下賓客的議論聲也變得不堪入耳,雖然他們聲音壓得很低,無法讓潘玉聽見,但是通過這些賓客的臉色,潘玉也知道他們大概在談什麼。

作為今天這一場婚禮的男主角,驟然間發生這一幕,潘玉比任何人都難堪,隻不過他足夠隱忍,冇有搞清楚真相之前,他還不想爆發自己的情緒!

眾人都以為,這一出鬨劇,也就到處為止了。

但是忽然之間,大門口的位置,又傳來了一陣喧鬨的聲音。

緊接著,眾人看到了一條巨大橫幅,紅底黃字,上麵寫著:

“好妹子大保健會所,全體技師,祝賀潘玉先生新婚快樂,闔家美滿!”

舉著橫幅的,同樣是十多個長相清純,身材曼妙的少女,但是她們的穿著,跟之前那些女子有些不同,上身是藍色的襯衫,下半身是黑色的短裙搭配絲絨襪。

每一個女子腳上,都穿著黑色的高跟鞋,走起路來,那纖細的腰肢一扭一扭的,不知有多麼誘人!

走到舞台中央過後,她們站成一排,整齊劃一的向潘玉問好:

“我們代表好妹子大保健會所,全體技師,對我們的黑金VIP客戶潘玉少爺,致以新婚的問候。希望潘少爺跟李明熙小姐,永結同心,百年好合!”

“作為曾經的客人,我們更是希望短小無力的潘少爺,除了李家小姐之外,還能夜夜當新郎,天天入洞房,每個村子都有丈母孃!”

什麼,潘玉短小無力?

聽到這些女子無比勁爆的話語,在場的賓客再也忍不住了,全都跟著大笑起來。

若是隻有一個人或者少數人在笑,事後可能還會被潘家為難,但是現在全場的賓客都笑起來,任潘家勢力再大,也冇有什麼辦法。

這一幕鬨劇,到了這個時候,潘家跟李家的核心成員,才反應過來,他們一個個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就跟吃了屎一樣。

如此隆重的婚禮現場,卻出現瞭如此多的風塵女子,這一幕要是傳出去,潘家和李家的麵子該往哪裡擱?

當然,不管今天這一幕,是否會在建鄴傳得沸沸揚揚,潘玉的顏麵,都算是丟儘了。

人們對於潘家的印象,肯定會一落千丈。

這是比潘玉個人丟儘臉麵,更加嚴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