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多人剛一出現這個念頭,立即便打消了,如果不是潘玉腦子有問題,他肯定不會自己策劃這一幕。

畢竟這不是什麼出彩的事情,這麼多風塵女子,前來祝賀新婚,隻會讓潘玉難堪。

看到這些穿著暴露的風塵女子,全都給自己行禮,並且將自己說成是金碧輝煌會所的黑金VIP用戶,潘玉差點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他看到身旁李明熙的神色很不對,連忙低聲跟她解釋道:“明熙,我跟什麼狗屁金碧輝煌會所,絕對冇有任何關係,你要相信我啊!”

李明熙聽到潘玉的解釋,什麼都冇有說,就像是冇有聽到一樣。

對於潘玉,李明熙的確是發自內心的愛他,否則她也不會為了潘玉,就去敗壞自己的名聲。

要知道一個女孩子的名聲臭了過後,身邊人對她的印象也會變差,她再也無法成為以前那個完美無瑕的李明熙了!

本來李明熙以為,如此隆重的婚禮,足以彰顯她在潘玉心目中的地位,可是萬萬冇有想到,這些風塵女子,竟然會到場慶祝。

因為羅成的事情,李明熙背地裡被很多人說閒話,說她被一個瘸子玷汙了,身體不乾淨,根本配不上潘玉這位建鄴四少。

原本這樣的話,李明熙不會太往心裡去,可是這些風塵女子出現過後,她心中對於潘玉怨恨到了極點。

甚至她忍不住多想,潘玉是不是嫌棄我名聲不好,所以才故意去會所找這些女子服務,他這樣做,將我當成了什麼?

當初陷害羅成,明明是潘玉一手策劃的,李明熙隻不過是從旁協助他而已,事成之後,李明熙也鄭重地跟潘玉說過,羅成連她的手都冇有碰到。

以前,李明熙認為她幫助了潘玉之後,潘玉對她肯定非常感激,可是看眼前的情形,好似並非如此。

若他真的隻愛自己一人,為何要去風月場所消費?

女人一旦開始多想,她的思維便會極大的擴散開去,再也收不回來,而且她會忍不住越想越多,哪怕平日裡對她極好的人,她也會懷疑。

隻不過當著這麼多賓客的麵,李明熙不好直接質問潘玉究竟是什麼意思,但是兩人之間的隔閡,已經慢慢加深了。

作為李家的大小姐,李明熙從小接受的就是非常正統的教育,丈夫在心目中,就應該是她的天!

雖然她跟潘玉還冇有成為夫妻,但是現在,她卻不能當著眾人的麵,讓潘玉難堪。

因此,她隻能默默忍受這一切,期望有人可以將這些女子趕走。

李明熙對潘玉是什麼想法,台下的賓客們並不關心,他們很多人的注意力,實際上都落在了那些穿著暴露的女子身上。

即便穿著婚紗的李明熙很美,但太過神聖,不可侵犯,遠不如這些風塵女子來的誘人!

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都是視覺動物,隻要女人身上的肌膚露出來,他們就冇有不被吸引的道理,更何況那些女子長得也不難看。

見到金碧輝煌會所的這些女子,主動跟潘玉問好,很多男賓臉上,都流露出羨慕的神色,他們忍不住竊竊私語起來。

“潘玉這是在金碧輝煌會所,消費了多少次,才能換來這種待遇啊?”

“這麼多風塵女來給他慶賀,你彆說,要是換個場合,我估計潘少肯定會爽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