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問題,羅成不願意去深想,他也不希望天哥為自己出頭,最後卻導致自己身陷囹圇。

之前葉淩天殺的賴大寶,隻是地痞流氓而已,隻要西南戰區出麵周旋,還能找個理由糊弄過去。

但是,如果葉淩天如果真的拿潘天風和李明熙開刀,他們背後所在的家族,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那將會是......不死不休的局麵!

如果這是在西南,葉淩天哪怕隻是七品統領,肯定也冇有人敢小瞧了他。

可問題的關鍵之處在於,葉淩天他是個外來者,要在建鄴這個地方,動建鄴的地頭蛇,怎麼想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羅成生怕葉淩天吃虧,他自己已然成了這一副模樣,報不報仇的,他覺得已經無所謂了。

雖然羅成內心深處,還有對潘家的刻骨怨恨,但是他更多時候,卻會考量一下,報仇的可能性究竟大不大。

要是真的可以威脅到潘家,羅成早就溜過去,對潘家動手了。

最開始被陷害的時候,他自身的實力還在,倘若對潘家動手,暗殺幾個潘家的成員,肯定也能辦到。

然而有些事情,並不是如此簡單,羅成需要思考諸多方麵的因素,他生怕因為自己的衝動,連累了整個羅家。

當然羅成也不會料到,後來羅家對於他,態度竟然如此惡劣。

正是這些事情的發生,讓羅成有些心灰意冷,對於報仇,並不抱有太大的希望。

隻不過現在,站在羅成的立場,他不太好勸葉淩天收手,那樣豈不是怕了潘家嗎?

這不是西南敢死隊的風格!

衛雷似乎察覺到羅成的擔憂,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解釋道:“阿成,放心吧......如今咱們大人的身份,比你想象的還要高!”

“那有多高?難不成大人已經提拔,成為六品大統領,還是五品?”羅成問道,心中滿是好奇。

衛雷聞言,伸手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地。

“什麼意思?”羅成不解。

衛雷壓低聲音,神秘兮兮說道:“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轟!

羅成隻覺得腦袋發矇,腦海中浮現出一個璀璨奪目、冠絕當世的名字!

“難不成......天哥是傳說中的西南至——”

他一句話還冇說完,衛雷立刻阻止了他:“心裡知道就好,不要說出來!”

猜出了葉淩天的身份之後,羅成欣喜若狂,激動得無以複加,內心的擔憂跟疑慮,也在頃刻間煙消雲散,仿若雨後初晴!

如果葉淩天真是傳說中的那個存在,替他報仇,肯定易如反掌!

另一邊,潘天風不知道潛在的危機,罵罵咧咧:

“臭小子,既然你想找死,那便成全你!陷害了羅成那個廢物後,明熙小姐和我堂哥的關係,層層升溫,如膠似漆!恰好後天,就是他們兩人的大婚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