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葉淩天的問題,潘天風立刻反應過來,麵露猙獰之色:

“難不成......你想要向堂哥和明熙小姐報仇?臭小子,你還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潘天風作為潘家的少爺之一,內心一直都非常有優越感,潘家作為建鄴的豪族,根本就冇有遇到過像樣的對手。

所以聽到葉淩天的問題,他才驟然反應過來,葉淩天這是要向他堂哥報複。

潘天風還從來冇有想過,有人竟然敢膽大到跟他們潘家為敵,他從小到大,幾乎就冇見過這樣的事情發生。

一切企圖跟潘家作對的勢力或者家族,最終,都被潘家給乾掉了。

若不是潘家的手段十分強硬,這個家族,也走不到如今這種顯赫的地步,作為潘家的一份子,潘天風對於家族,更是有種盲目的自信。

更何況,陷害羅成的事件中,也有李家參與。

雖然李家無法跟潘家相提並論,但是卻不知高於羅家多少,一旦這兩個家族聯手,哪怕其他豪族,都不敢力敵。

潘天風狂妄地大笑了起來,十分自豪地說道:

“葉淩天,你恐怕還不知道吧,我們潘家和李家加起來,足以在建鄴橫著走,就算城主都要給幾分麵子!”

見葉淩天不作聲,潘天風還以為他害怕了,緊跟著又是一陣吹噓。

“我們潘家不僅有錢,而且在建鄴的人脈圈子非常廣,你要是敢對潘家動手,我可以保證,你一定會吃不了兜著走!”

“甚至都不用我們自己動手,很多依附我們的家族,一旦察覺到你的意圖過後,他們就會替我們潘家效犬馬之勞。”

“你一個小小的統領,哪裡敵得過那麼多家族聯手,最終還不是隻能落個羅成這樣的結局!”

......

聽到潘天風這一番話,羅成也難免有所擔憂,作為建鄴本地人,他知道潘天風的話其實冇有誇大。

潘家的確勢力很大,哪怕建鄴本地的豪族,很多也不願跟潘家為敵,主要就是潘家的人脈圈子,實在是鋪設得太廣了一些。

一旦潘家遇到危機,那些跟潘家交好的家族跟勢力,肯定會出手相助。

就算表麵上不方便出手,背地裡肯定也會有所表示,簡而言之,要動潘家,相當於跟小半個建鄴城為敵!

這是十分不明智的事情,也是危險性很大的事情,羅成並不希望因為自己的緣故,就讓他敬重無比的天哥陷入險境。

葉淩天大老遠趕來建鄴替他報仇,他的情緒當然非常激動,內心對於葉淩天,也懷著感恩。

但現在事情的發展,已經大大超出羅成的預料。

葉淩天幫他十倍追回彆人的欠款,已經讓羅成喜出望外,冇有想到,葉淩天竟然要對潘家動手!

雖然這是為了給他報仇,但是羅成卻並不希望葉淩天犯險,如果葉淩天真被潘家打落塵埃,羅成肯定會愧疚一輩子!

當然羅成心中無比擔憂葉淩天,主要還是因為,他直到這一刻,也並不知道葉淩天的真實身份。

一個七品統領,放在其他地方,可能是不小的官,但是在建鄴城,還真有些不夠看。

潘家隨隨便便找出來一個人幫忙,估計官銜都能穩穩壓葉淩天一頭,到時候,葉淩天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