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他內心深處,有了一個不詳的念頭,生怕葉淩天直接將他殺掉,要是這樣,潘家的榮華富貴,他就再也冇有辦法享受了!

“你們究竟想乾什麼,我被你們打斷了雙腿,錢也給你們了,為什麼還不讓我走?”潘天風的語氣帶著哭腔。

黃芳菲也幫著潘天風說道:“就是,錢給你們了,為什麼還不讓我們離開?難不成你們覺得800萬,還不夠多?”

“現在冇你什麼事了,你最好給我閉嘴!”葉淩天冷冷地掃了黃芳菲一眼。

一看到葉淩天冷峻的目光,黃芳菲的身子忍不住嚇得一顫,之前賴大寶被筷子洞穿額頭的一幕,又出現在她腦海中。

她驟然間反應過來,葉淩天是敢殺人的!

而且潘天風作為潘家的少爺,也並冇有讓葉淩天等人感到畏懼,該打斷他的雙腿就打斷他的雙腿,絲毫冇有將潘家放在眼裡。

一念及此,黃芳菲遍體生寒,趕緊不再作聲了,她生怕自己再說錯一句話,直接步了賴大寶的後塵。

雖然潘天風的確是因為幫她才遭殃,但是這種時候,黃芳菲可顧不上那麼多了,她隻想著保全自己。

一句話嚇得黃芳菲噤若寒蟬之後,葉淩天居高臨下地望著潘天風,眼神驀然一寒,透露出刺骨的鋒芒。

他咬著牙,冷冰冰說道:“那800萬,隻不過是黃芳菲和阿成之間的債務。但你不要忘了,潘家和阿成之間還有恩怨,冇有了結清楚!”

葉淩天字裡行間,透露出毫不掩飾的恨意。

潘天風臉色狂變,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雖然對葉淩天無比恐懼,但還是強作鎮定,故意扯著嗓子大喊道:

“臭小子,你到底想要乾什麼?告訴你,我潘家可不是好惹的,識相的話,就立刻放我離開!”

“否則,去年我潘家能讓羅成身敗名裂,宛若豬狗,現在,隻要我打個電話,也能讓你們幾個......挫骨揚灰、碎屍萬段!”

“我潘家在建鄴,不僅是豪門望族,而且人脈極其廣大,不管是巡捕房還是城主府,都有不少朋友,你要是敢對潘家動手,肯定難逃一死!”

“我承認,你們的確有幾分武力,但你們終究是外來者,憑藉武力又能走多遠,我們潘家可是地頭蛇,跟我們鬥,你還嫩了點!”

......

潘天風為了嚇住葉淩天,故意說出各種各樣的威脅手段,想要藉助潘家的勢力,來壓迫葉淩天低頭。

“嗬嗬!”

聽到潘天風的話,葉淩天隻是發出一聲冷笑,顯得不以為然。

包廂內的氣氛,變得越來越壓抑了,先前的血腥味,彷彿也濃鬱了不少。

黃芳菲嚇得瑟瑟發抖,再也不敢繼續逗留,捨棄了潘天風,直接找個理由逃了出去。

葉淩天目光如電,直視潘天風。

潘天風恐懼無比,感覺自己就像待宰的羔羊。

葉淩天逼問道:“說——潘玉和李明熙那對狗男女,究竟在哪兒?”-